林氏论坛(Lin.bigan.cn)

 找回密码
 注册林氏论坛会员
楼主: GOSEDN

墓志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5:2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OSEDN 于 2014-5-8 15:38 编辑

宋故左朝散郎通判安肅軍林君墓誌銘                                刘一止  
                            《苕溪集》卷五〇
君諱某,字無惑,福州長溪人。曾祖仁珙,祖昱,父雄,皆隱德不仕。父以君通朝籍,累贈承議郎。君自幼童知好學,刻意鑽研,礪志寒暑飢渴。久之,自以聞見不偉,慨然出求師。時太守蔡公襄大開學校,延四方豪英,而鄉先生陳公烈起處士爲學官,士類益集,君往從焉。先生每日夜聞君誦書,策勵群弟子必以君爲言,且相器重。元豐初爲太學生〔一〕,十年,聲名日彰。司業朱公服覽其藝文,以爲有柳柳州氣骨。又喜其莊重有常,處以職事,曰:‘勉之,爲餘子矜式。’累試春官輒不利。至元祐六年(1091)始登進士第,授温州瑞安尉。未赴,相繼丁内外艱。服除,調臨江軍司法參軍,議法平允,爲老吏所服。再調邵武軍司户參軍,皆兼學官。移建州松溪令,政治不煩,悉出愷悌。歲旱,飛蝗被旁邑,獨不入松溪境。邑人德之,欲以聞部使者,君謝止之,曰:‘使我得名,如他邑何?’終更,士民遮道,不得去者累日。尋授泉州晋江丞,再授建州甌寧令。甌寧負郭,當道路之衝,民剽悍健訟,最於一路。食且朝,造郡守使者,歸聽民訟,未竟,或當食,放匕箸出,迓客無虚日。君不自以爲勞,事益精密。夜秉燭省案牘,不一以諉吏。威信並行,盗爲出境,囹圄屢空。使者交薦之,御史中丞吴公執中以君治行聞于朝,不果召。已而用薦改宣教郎、知湖州歸安縣。君爲歸安甚暇,且教且治之,民不忍犯。歲潦民流,有聖旨賑濟,君擇地爲茇舍區處之,適温凉燥濕之宜,視食飲淹速之節,所全活甚衆。使者上其事,减考功格三年,轉奉議郎,再轉承議郎、權宗子博士。以年高請補外,除通判安肅軍。待次京師,聞大將開邊,君曰:‘此胎禍也,吾不應及其難。’亟買舟還鄉,築室於故園,與親舊賓客舉酒相樂,論者高之。轉朝奉郎,賜五品服。遇淵聖皇帝登極恩,遷朝散郎。以某年某月某甲子終於新居,享年七十有一。以某年某月某甲子葬於長松比明宗佛寺之旁,蓋君所自卜。娶同邑周氏,有賢行,先君十五年卒。男二人,曰聲、曰仰。三女,長適右迪功郎王旁;次未嫁,與子聲皆早亡;幼適鄉貢進士周直亮。孫一人,曰同。仰,今爲右修職郎、袁州宜春縣尉。君孝于親,義于鄉黨,天姿粹然,金玉人也。鈎貫經術,善屬文,於詞賦詩章尤工,後輩從君學者,皆有軌則。有文集若干卷,藏於家。其待人一本於誠,所治三邑,去皆見思。嘗語仰曰:‘吾居官無以踰人,獨小大之獄必以情,有不安者,蚤暮以思,未嘗敢忘於心。吾老尚何求,以是遺汝耳。’在歸安時,余以邑子見君,君相遇甚厚,因獲與仰遊。仰訪余於里間,民吏驚曰:‘是長官兒耶,我輩不之識也。’蓋始出而從吾遊,其審慎而畏謹每若此,使余心愧焉。仰嗜學能文。仰父既葬君若干年,復見余於會稽,則論議益富,文益工。其後以書抵余,求爲君銘,所不得辭。
銘曰:
正而樸,匪礱匪斫。
安且舒,惟仁是居。
獄政慈祥,有苾其芳。
以遺其子,天其勿忘。
《苕溪集》卷五〇。

注:《淳熙三山志》“林岂,字厚之,长溪人,终朝散郎通判安肃军。
   墓志中字”无惑”。 不知为何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670.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6: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戴勋1夫人林氏2圹志》(台州黄岩 林瑛女)
【南宋】戴樵叟

先妣姓林氏,父讳瑛,台州黄岩人。乾道丁亥(1167)闰月九日生,年二十有三归先君。戴姓,讳勋,字巽叔。遇寿明庆典封孺人,终于绍定壬辰(1232)之章日,以端平丙申(1236)腊月乙酉,安祔于太平乡湖湾之原。男樵叟3,女适进士郑复,孙女二。
呜呼,先妣淑德懿范,樵叟何忍拟述敬俟丐铭于立言君子。樵叟泣血谨志,婿郑复填讳。 林巨英刊。

来源:《台州学院学报》,2011年,第2期
林茂则注:1,戴勋(1166-1218),台州黄岩南塘人,现温岭新河镇塘下。好学不倦,“聚书一室,翻阅无倦”。2,戴氏与林氏两代联姻,按【南宋】戴椿《戴勋圹志(宋故府君戴氏幽堂記)》,戴勋母为林氏,妻子亦是林氏。妻林氏为黄岩林瑛之女,台州黄岩人。3,戴勋夫妇只育一女,无子。立戴勋之弟戴温之子戴樵(叟)为后。

戴氏家族于2010年发现家族墓(圹)志碑群,见《新河现戴复古家族墓群》http://wlnews.zjol.com.cn/wlrb/system/2010/08/03/012454639.shtml
其家族代表人物:戴复古(1167—?)南宋著名的江湖派诗人。字式之。常居南塘石屏山,故自号石屏,汉族。天台黄岩(今属浙江温岭)人。一生不仕,浪游江湖,后归家隐居,卒年八十余。曾从陆游学诗,作品受晚唐诗风影响,兼具江西诗派风格。部分作品抒发爱国思想,反映人民疾苦,具有现实意义。其诗词格调高朗,诗笔俊爽,清健轻捷,工整自然。“往往作豪放语,锦丽是其本色。”(况周颐语)。诗词集有《石屏诗集》、《石屏词》。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665.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6: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桐川太守林棐公墓碑志
次男迪功郎   季熹泣血谨书志于虖是为宋桐川郡太守审计林公之墓,公讳棐,字功辅,温之平阳人,嘉定戊辰(1208)进士第。公生于淳熙庚子年(1180)十二月二十八日寅时,卒于淳佑壬寅年(1242)二月二十五日戌时。积階朝请大夫,主管成都府玉局观,入直阁学士。曾祖讳永年,右通直郎,赠正奉大夫。祖讳待举,安丰守,赠大中大夫。父讳淳厚,安陆守,赠金紫光禄大夫。母黄氏,封鲁郡夫人。娶陈氏,继刘氏,俱封恭人,先公卒。公以嘉熙已亥归,二恭人于四溪竑山之莹。越五年,男季焘、季熹、女元佳奉公柩以袝。维淳佑甲辰八月戊子三竁叶藏载勿圯,告于幽冥其治命夫于虖。
此珉石㗽在墓下土人取挚,其嫡枝鲜解事者,予于壬寅修谱访旧迹得之,与玉泰安置竹溪本派忠臣庙。  峕
道光壬寅(1842)夏月五族孙鹗谨志
世系:林永年—林待举—林淳厚-林棐-林季焘、季熹
《东瓯金石志》:十二卷/(清)戴咸弼纂辑;(清)孙诒让校补 清光绪9年(1883)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488.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6: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归墓表-陳傅良    新歸墓表者,為林氏作也。初,唐奥先生林介夫葬其考妣於新歸唐嶼而廬於旁。唐奧在瑞安縣治之北二十裡,新歸在唐奧西三里。繇先生而下,再世葬梓奧,其孫諱松孫始祔唐奧之墓東百步,曾孫諱仲損又祔墓西一里,所凡從先生考妣葬新歸者三世於是,玄孫幬、載將奉其母柩合焉。余乃為之表。
    吾鄉距京師遠,自為吳越而士未有聞者。熙甯、元豐之間,宋興且百年,介夫以明經篤行著稱當世。以趙清獻公與其子屼景仁所遺詩,次其歲月,則先生名動京師矣。自部使者、郡守丞往往造其廬,問起居況何如?肯仕否耶?先生方婆娑泉石之間,作萱堂以養母,未暇出也。客至厈床瓦豆,具酒簌以延之。請與出遊,則佳山水無不至者,而特罕趨郡。是時《三經》新義行天下,學者非王氏不道,《春秋》且廢弗講。先生少從管師常學。師常與孫覺莘老為經社者也。先生固不為新學,以其說竊教授鄉諸生。龔原深之嘗以易學行世,比見先生,乃矍然,顧恨識《春秋》之晚也。於是永嘉之學不專趨王氏。其後《春秋》既為世禁,先生竟不復仕。而周公恭叔、劉公元承、元禮兄弟,許公少伊,相繼起,益務古學,名聲益盛,而先生居然為丈人。行恭叔之銘,沈子正也,曰:“河南程正叔、關中呂與叔,與介夫同為世宗師”。少伊亦雲爾,且曰:“非《詩》、《書》勿談;非孔孟勿為者。”以二公所同尊誦如此,然而海內之士知有程、呂,而先生獨教行於其鄉,人以其所居里稱之,不敢以姓字他,無所概見焉,豈非其居勢使然歟?要之,永嘉之師友淵源不曰先生之力哉!
    先生諱石,卒於建中靖國元年。考諱定,妣戴氏。三子:諱晞顏,字幾老;晞孟,字醇老;晞韓,早卒。幾老、醇老皆游京師,從龔氏學,亦不得壽,家無壯子弟,失其行事。醇老一子曰松孫,字喬年者最知名。喬年少孤,母曹氏改適城南張公子充,嘗舉八行,為國子學錄,所謂草堂先生也。生張孝愷,字思豫。二子長,甚相歡,其尚氣節襟度益直與人傾盡,儀容修整又甚佀然,皆事母孝。喬年曰:“吾母也,吾弟盍從以如我。”思豫曰“吾母也,吾兄盍從以歸我。”率不十日半月,必相往還。蓋二人者,在母旁傴僂,怡怡唯謹。退而論經史或事務,即不相取下,語聲驚四鄰。喬年有《詩》、《易》學,晚而好《尚書》,其為文雅潔而善道實事。最厚陳公少南,子從之游,女以嫁其友張仲謹。喬年雅,不樂舉進士,少南先達,復以說《春秋》觸忌諱,流落嶺表以死。喬年遂與沈東美、謝叔望諸君(衣言按:東美名琪,叔望惜佚其名)修先生故事,保丘墓,善風俗,自號兊光居士,然至感憤為詩,每一篇必曰憂邊云云。紹興之季,後進多宦達,及言高尚有舊隱典型,但曰喬年。其所蘊抱,人未必盡知之也。娶葉氏、謝氏皆逮事曹夫人。喬年以乾道四年十月有一月戊辰卒,享年七十四,葉氏先四十三年而卒,謝氏後十五年而卒,各一子。其一人葉氏出者是為仲損,字炳之。余及識其人,恂恂而有守,能世其家者也。娶東美之子,夫婦自以家法相賔,友人之見炳之者則曰:“是侶喬年。”見沈夫人者,則曰:“是侶東美也。”其親戚相馴染率恩勤侶兩家。吾里中人時節相問饋不絕。有弔慶事,父兄子弟皆至,欣戚盡其情者必兩家也。喬年以事出,母空窮不恤。炳之與歸沈服勤米鹽,以盡歲晚歡。 初,萱堂成,士大夫多樂道之者,至炳之祖,子孫事其親如一人,謂之萱堂林家云。
    炳之以乾道七年三月癸卯卒,年四十九。沈氏以淳熙十二年十有一月戊寅卒,年六十有四,三子:幬、載、鼎,鼎早卒,一女適新福州古田縣主簿徐宏。其一人謝氏出,今仲愚也,二子昕、充。蓋新歸墓先生之卜葬其父也以嘉祐,母以元符,相距四十年。後七十有一年,為乾道四年十有一月甲申而喬年祔。又五年,為乾道八年十有二月丁酉而炳之祔。又十有二年,為淳熙十年十有一月乙酉而謝氏合於喬年之穴。又四年,為淳熙十有三年三四月癸酉而沈氏合於炳之之穴。凡一百二十有九年,之間三兆六柩而幾老之子諱壽孫,字稚仁,孫興祖,字慶之;醇老少子諱時可,字叔遇,孫誠之,皆以序從葬墓下而不得其行事,馀則祔梓奧。
   陳某曰:元符至今百年間,天下亦多故矣。自公侯將相五世希不失者有,以布衣而燕及其後,載也。從余學又以文行見推於其友人,以為林氏必大也。嗚呼!以勢利者如彼,以德者如此哉!


参照四库全书
本文由:四川德阳林忠辉提供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456.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6: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刑部右侍郎林公鹗墓志铭丘濬
成化十二年十二月丁丑,刑部右侍郎林公卒于位。皇上震悼,命翰林院撰文,礼部官谕祭,工部营葬事。其谕祭之文有曰:“存心正大,操履端方,有守有为,贤声日著。”士大夫凡与公厚者,方以公不幸不极其用,而遽尔陨逝为憾。及得谕祭之文,莫不感叹称诵,咸以谓:“皇言虽简而公,平生大槩尽见于此,死且不朽矣!”公讳鹗,字一鹗,其上世自闽之长溪徙台之黄岩。近析邑之太平乡为县,故今为太平县人。曾大父讳飬民,号石林;大父讳从参,俱不仕。父讳纯仕,为湖口县训导。母赵氏、生母程氏。公登辛未进士第。明年,拜江西道监察御史,阶承事郎。三年,考称,给勑进阶文林郎,赠父如己官,封嫡母太孺人。丁丑,擢镇江知府。壬午,当道者以镇江事简,而公才长於治,剧请与苏州知府姚堂两易其地。诏如其谋。公在苏州仅一年,超拜江西按察使。又三年,即迁右布政使,寻转左。庚寅,拜南京刑部右侍郎,阶嘉议大夫。未几,丁太孺人忧。服除,召为刑部右侍通前,任满考锡,誥进阶通议大夫,赠祖及父皆刑部右侍郎,母赵加赠淑人,生母程始封大淑人。    公始终历六官,再守大郡,贰刑曹於两京,出入中外,率称官守。其为御史時,适朝廷方重台谏,一时言事之臣捃摭过实。公独持大体略细,故有所不言,言必当其实。与山阴沈性齐名,而简静过之,时举以总三法司奏案,士论推重。尝监京府试,大臣子有不预荐者意,考试官故黜落之,以沽强直名,诬其取士不公。公邑人林挺适入试,在中列,疑公有私,逮挺考讯将中,公以法及,吊所试卷考騐,皆如格事,遂得白。 英庙复辟,凡前日言事臣过讦者,率左迁其官。特召大臣擢其得大体者知大郡。公得镇江,陛辞召见,谕以擢用之意,赐食大官兼给钞为道里费。公感上知遇,至郡,举偏补弊,凡前政之废弛者,次第兴举之,未尝一言暴前人非。其调苏郡,俗喜夸诈好兴作,公一切镇之以静,其所建革必详审至再,然后施行。苏人以公有雅望,责旦夕效於是,颇有后言,久而见公所处置事一一各有深意,然后帖然大服。镇江曹河经孟渎颇险,言者请凿河,自七里港引金山上流,通丹阳以避之。廵抚主其议,公以其迂远而多石,且坏民田庐墓甚多言於大臣,请按京口闸、甘露坝故迹,因而浚之,以通舟楫,春夏以闸,秋冬以坝,则道里近而功力省。从其言,果便至。今过者必指曰:“此林太守之功也!”苏学庙像,岁久多剥落,或欲因其旧而修饰之。公奋然曰:“塑像非古,我太祖於太学,易以木主,百年夷俗乃革,彼未坏者犹当毁之,幸遇其坏,易以木主有何不可?”或以坏圣贤像为疑,公曰:“此泥土耳!岂圣贤?孔子生於佛教未入中国之前,乌识所谓泥像哉!况古人席地而坐,政不如此。”闻者皆服。    廉宪江西,一时僚贰分廵各道者,人异其见,往往用己意出入于法。公一正之以律,多所平反。广信民妄传天神夏尚书等,远近惊疑。公榜谕之,且戮其魁,其恠遂息。又尝以岁饥,奏减恒赋十五万石。禁乐户买良为娼,遏岭南峒寇,不使入境。江西士大夫至今称良方,面者必归焉。在刑部三年,罪无大小,必加研审,其或未当,必从容请于大司寇,务得其情合于法而后巳,故狱经公者,咸称无冤云。公事之暇,辄危坐,阅书史、临古帖作楷书,夜分乃止,五鼓辄起,率以为常。闻人有异书必求之,既得手,自校讐。有未安者,访善本是正。奉身俭薄,甚简言语,少嗜好。待下过严,而於交游不苟合。事母程淑人尤极其孝敬,母性严,终日侍立,未尝少暇。以辞色有所不惬意,则跪请移时。虽终夜不敢离左右,家事大小必以咨决焉。於乎!若公者,岂古所谓笃行君子者歟。
世系:飬民-从参-纯仕-林鹗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39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6:30: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州教授林思学圹志
宋  王致远 (1193-1257)
    嘉熙三年(1239年)十有一月庚戌,平阳林思学以督府准备差遣1卒於金陵,年四十五,回川先生居雅之子也2。字幼成,生二岁而母亡。长而颖脱,从侍郎东甽曹公豳学。既能文,授《春秋》於回川,家庭自为师生,相继入太学3,同经生慕之。居十有五年,以舍选与廷对,赐进士第,迪功郎,教授真州学4。始回川不为章句儒5,以躬行自信,又勇于为谊,惟日不足,兴阴均提阏之利,竭其家力无难色,一方永赖。幼成自少所习见,尤激昂思奋。会大丞相史公6视师江淮,寸材毕录,遂应辟入幕府,与闻兵间事。或谓功名可立致,不幸感寒疾死矣,悲夫!淳佑辛丑(1241年)十有二月庚申,祔葬於母夫人曾氏之墓。娶陈氏,生二男,曰果,曰异。回川力教之,知读父书云。
友人奉议郎主管尚书户部架阁文字王致远书。


世系:林居雅-林思学-林果/林异


墓碑现保存于苍南舥艚港边林氏祠堂内。

注:
1.准备差遣:是宋代职官名,是很多主官的属官,掌主官临时派遣处理有关事务。
2.林居雅,林思学父亲,号回川。嘉定元年(1208)变卖家产修平阳(现苍南)舥艚阴均斗门。见(元)林景熙《重修阴均斗门记》 和 林诚祖《平阳州重作阴均水门记》(链接)
3.宋代太学,以八品以下官员子弟及庶人子孙之俊异者为学生,是当时一般读书人最理想的官学,是能够网罗最优秀的人才的地方。
4. 家谱中并未说明其赐进士第,但按照宋代教育科举制度,太学生一旦完成学业,就能出仕为官,士大夫的后备梯队。
5.不为章句儒:不为拘泥于章句的儒生,义为不拘泥不化
6.大丞相史公应该是指史嵩之。按史嵩之-百度百科词条:史嵩之(1189年—1257年),曾任南宋宰相,宁波鄞县人,前宰相史弥远侄子。嘉熙二年(1238)拜参知政事。三年(1239)拜右丞相兼枢密、都督两淮四川京西湖北军马。两淮、四川、京湖是当时南宋三大军区,集中了南宋最精锐的部队,史嵩之在位时联合蒙古灭掉金国。史嵩之广揽人才,为朝廷所用。“荐士三十有二人,其后董槐、吴潜皆贤相”。林思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招入宰相幕府。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369.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6:4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县丞母吴夫人墓志
【明】苏伯衡[1]

夫人姓吳氏,諱昭,溫州平陽縣人。宋太常博士蘊古[2]之裔孫。曾祖聳,祖梅,父羨,母項氏。夫人歸同縣林氏,為繼善君之妻。有子三人:伯曰維高,敘州慶符縣丞[3];季曰杞,陝西按察使書吏。自二子出仕,夫人居常鬱鬱[4]以致成疾。及家僮函杞遺骸至自陝西,夫人憫其去家五六千里而殞于異鄉,哭之過乎哀,疾日增劇,竟卒於洪武七年甲寅八月癸亥,享年五十有五。維高奔喪抵家,甫七日亦卒。杞字維清,先夫人卒一年,癸丑十二月初三日,卒之日也,得年二十有九。維高名嵩,後夫人卒一年,乙卯九月十四日,卒之日也,得年三十六。仲子賔,奉繼善君之命,以十一年十二月庚申,葬夫人萬全鄉柏洋芳奧先姑之兆,而以嵩、杞祔焉。既葬之五年,屬溫州府儒學教授徐君宗起[5]為狀,來請銘。林氏、徐氏東西鄰也,於夫人事得之最詳,而言之最覈[6],乃為取而書之曰:“夫人幼而柔婉,長閑禮度[7]。為處子歸林氏,善事父母舅姑。女工之事,不煩父母教訓而能。不以舅性嚴厲而愛或弛[8],不以姑性和慈而敬或虧[9]。中遭兵革,家計頗艱,能斥簪珥以致養,曰:‘舅姑難得,財物易致,二人發皆種種矣[10],欲奉養恒如今日,其可得乎?’故蔬食不給,而甘旨柔脆之奉恒過乎厚[11]。姑病,晝夜扶持,久益不懈。姑沒未幾,而舅繼之,喪葬克如夫志,夫人寔[12]左右焉。其夫稍致美夫居室衣服[13],夫人輒曰:‘妾聞大禹聖人,且猶卑宮室、惡衣服[14],況眾人[15]而可不儉約乎?君之所務,殆非貽謀之道。’夫善其言,而為改行。處妯娌,接族姻,撫婢僕,各盡其道,而尤能成就其子女。以此三子皆克肖[16],二女嫁徐珷、潘珍,皆以賢淑稱。”於戲[17]!為女而女,為婦而婦,為妻而妻,為母而母,可不謂之賢乎?謂宜見其子之成名,享其子之祿養。孰知天遽奪杞之命,而夫人亦奄至[18]大故,崧又以哀毀卒於服次,是於賔之心不為大憾與?夫為人如前所云,而卒不至於壽且貴,所謂天道安在也?雖眾人不能不衋傷焉,而況於其子乎,固宜賓之汲汲[19]欲圖其不朽也,何忍而不為之銘哉!銘曰:有子而夙夜教誨之,固冀其成材而顯融於世也。子焉材成而出膺祿位,是謂能承親之志也。為親者不喜而顧憂懼,竟不知何為也。此吾于夫人之事,所以拊髀而增喟也。吁嗟夫人,婦德之懿,母儀之備,則固生無愧而死有餘裕也。
四库全书 《苏平仲集》卷十四


注释:[1]苏伯衡:字平仲,浙江金华人。生卒不详,约元惠宗至正二十年前后在世。博洽群籍,为古文有声。苏轼九世孙,苏友龙三子。元末,贡于乡。明太祖辟礼贤馆,伯衡亦被延致。擢翰林编修,乞省亲归。学士宋濂致仕,荐伯衡自代;称他“文词蔚赡有法,殆非虚美。”复以疾辞。后聘主会试,为处州教授,坐笺表误下吏死。
[2] 吴藴古:字醇之,号白斋,浙江平阳万全乡吴桥人,登绍兴二十七年(1157)王十朋榜进士,终任太常博士。藴古生平见弘治《温州府志》卷12、13及四库本《浙江通志》卷125、卷189引《平阳县志》。中华本《永乐大典》卷10540录存曹桔林《贺吴太博蕴古启》一首。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年),蕴古倡导创筑平阳万全沙塘陡门。计七间,受益农田四千余顷。“为屋七间,用巨木交错,坚若重屋,虚其中三间之上层置闸焉,密置厚板柜土,连络塘岸。又多沉石攒楗以拱敌水势。”建成后,瑞、平两邑的三乡之水,盈涸有则,启闭以时,田用屡登,俗遂和睦。[3]叙州:宋政和四年(1114年)改戎州置叙州,治宜宾(今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领宜宾、南溪、宜化、庆符四县。元至元十八年(1281),升叙州路,明清为府。民国二年(1913)废府。[4]鬱:音(yù),愁悶的。如:“憂鬱”、“鬱鬱寡歡”。《楚辭•劉向•九歎•憂苦》:“願假簧以舒憂兮,志紆鬱其難釋。”[5]徐宗起:(1327-1402),名興祖,以字行,浙江平陽人。受《詩》于鄭如圭、周尚德,受《易》于史伯璿。子史百氏,靡不研究。以學行著稱,時人稱橫陽先生。洪武五年(1372)舉於鄉。六年,薦授溫州府學教授,造就甚眾。二十九年,江西禮請司文衡。嘗續補《延佑東甌志》為《溫州府圖志》。《弘治溫州府志》卷一有傳。[6] 覈:音(hé),詳實﹑嚴謹。《後漢書•卷四十•班彪傳下》:“遷文直而事覈,固文贍而事詳。”《北史•卷七十二•李德林傳》:“善屬文,詞覈而理暢。”[7]闲:通“娴”,闲习(熟习),闲晓(熟晓)。礼度:礼法节度。[8]驰:消逝迅速。诸葛亮《诫子书》:“年与时驰,意与日去。”不因公公性格严厉而失去对他的关爱。[9]不因婆婆和蔼仁慈而礼敬有亏。[10]种种:头发短少貌。形容老迈。《左传·昭公三年》:“余髮如此种种,余奚能为。” 杜预 注:“种种,短也。” 宋 曾巩 《上翁领》诗:“颠毛已种种,世患方纷纷。” 明 高启 《明月湾》诗:“莫照种种髮,但照耿耿心。” 清 钱谦益 《<湖外野吟>序》:“童而学之,髮种种矣,而后今乃知其难也。”
[11]蔬食:粗食,以草菜为食。《论语·乡党》:“虽蔬食、菜羹、瓜祭,必齐如也。”《后汉书·窦章传》:“(章)居贫,蓬户蔬食,躬勤孝养,然讲读不輟。” 唐 杜甫 《赠李白》诗:“野人对腥羶,蔬食常不饱。”《明史·轩輗传》:“居常蔬食,妻子亲操井臼。” 甘旨:指养亲的食物。 南朝 梁 任昉 《上萧太傅固辞夺礼启》:“饥寒无甘旨之资,限役废晨昏之半。” 唐 白居易 《奏陈情状》:“臣母多病,臣家素贫;甘旨或亏,无以为养;药饵或闕,空致其忧。” 明 沉鲸 《双珠记·二友推恩》:“目下虽窘,奴家力攻针指,足备甘旨之奉。”  肉脆:柔而易折;软而易碎。 宋 王安石 《和耿天骘以竹冠见赠》诗之二:“无物堪持比此冠,竹皮柔脆穀皮乾。” 清 纪昀 《阅微草堂笔记·滦阳续录五》:“僕徒手与搏,觉其衣裳柔脆,如通草之心;肌肉虚鬆,似莲房之穰。”整句意思,就是给公婆不吃粗食,而总是选软而易咬的养老食物,让人都觉着太过于将就老年人了。[12]寔:通“实”,确实、实际,实在之意。本句意思:丈夫料理公婆后事,夫人实际上上下左右都在张罗。[13]致:求取,获得,这里指买到。明 宋濂《送东阳马生序》:“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清 袁枚《黄生借书说》:“余幼好书,家贫难致。”[14]卑:卑鄙、鄙陋。恶:粗恶,低劣。《论语·泰伯》:“子曰:禹,吾無間然矣。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禹,吾無間然矣。”[15]衆人:一般人,普通人。[16]克肖:能继承前人(品行)。[17]於戯:(wū hū)同“呜呼”。[18]奄(yǎn):突然地、快速地,同“遽”。[19]賓:礼敬。汲汲:心情急切貌。《礼记·问丧》:“其往送也,望望然,汲汲然,如有追而弗及也。” 孔颖达 疏:“汲汲然者,促急之情也。” 宋 欧阳修 《试笔·繫辞说》:“予之言,久当见信於人矣,何必汲汲较是非於一世哉。” 李大钊 《青春》:“吾族青年所当信誓旦旦,以昭示于世者,不在齦齦辩证白首 中国 之不死,乃在汲汲孕育青春 中国 之再生。”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332.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6: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考新昌使君中顺林公圹誌(额篆书)


  先府君讳定老,字君则,号毅轩,姓林氏。先世繇(由)闽徙处之丽水,距城西南七十里□□。曾祖讳珪,宋太学/内舍平奏名,妣周氏,宗韶州太守朝请公讳汝明之女。内舍公始居城。祖讳侑,妣周氏。父讳江,宋两请乡/贡进士,今累赠奉训大夫,秘书监丞,飞骑尉,追封龙泉县男;妣徐氏,追封龙泉县君。府君生至元丙子闰/二月戊申。六月而孤,九年復丧大父,事祖母、母氏至孝。性颖悟而笃实,自幼不好狎,酷耆问学。博闻强记,/兼通五经,诸史百家,搜猎□隐。其为文辞深健雅,引根据理。谊居家教授,近远从游至数百人。延祐甲寅/六月,始分教松阳,科目兴□。领乡荐,与□□,不得志。礼部以恩授处州路儒学正,除泉州路儒学教授,未/上。庚申再荐,明年登进士第。授承事郎、庆元路同知、奉化州事。以请约律己,以公平佐政,遇事深思,夙夜/惕厉,靡以官居为乐,惟恐不称。秩满代至。泰定戊辰,除奉训大夫、兴化路总管府判官。自守途,厉政声,加/校昔宪司帅府交畀,以事任人情之,虚实必辨。吏赃之无有,必敷罪,疑予轻裁,决无所滞,上下称其公明。/至顺辛未,解组,其冬如夏意。师朝命,公卿交荐引,以疾弗就而归。元统癸酉,除中顺大夫、新州知州兼劝/农事。甲戌十二月庚申,莅职。越五日,退食从容,谓左右曰:“人生死有期,且有所吾知,安所死乎?人或语我/今夕且死,吾也弗芬蔕也!”曳林逍遥,怡然自适。逮夕食寝皆无恙。夜半,疾仵竟卒,年五十有九。以乙亥三/月十二日奉柩归于家。平生宅心以谦,与人以诚,寡言慎行,动合礼度。□事豫以整,接物明以恕,处群至/和,而毅不可犯,世味一切淡如。惟手不释卷,治家严正有恩,不事产业,遗子各一经。其居官也,行所无事/弗忍,苟兴功役以劳民,力求无□声,惟务敦教礼士徵其俗,所至去而见思。同僚相与情谊,款洽如昆弟。/事有不可,必详言正之,折以法理,未尝苟同。虽位弗称□,未究厥施,闻望籍朝野间而常歉,然若无所/能也。岁大比,校文诸省,争先礼致,一在京师,再在江浙,所甄拔多俊,选士咸服其藻鉴。江西行省遣使/奉币,未请者,再率以他适。弗果,遄及守新州道。南昌省府以前数不能致。公预以明年试士,为请□何许,/闻皆叹惜。咨嗟曰:终不可复得以已。所为文若干卷。娶潘氏,故将仕郎广东道肃政廉访司照磨宜山先生/之女。府君总角时,先生知其远大器,故妻焉,累封龙泉县君。□□瑞七岁。三,诚祖、彬祖、似祖;孙男三,公庆、/公兴、公缙;女四皆幼。诚祖等卜以是年十月乙亥,葬于丽水县元和乡十八都大杉茭洋祖茔之近,谨述/次始未梗概掩诸幽,且将请文作者,以□其□。昊天罔亟,呜呼痛哉!孤子诚祖等泣血谨识。/嘉议大夫处州路总管兼管内劝农事卢景填讳。   《先考新昌使君中顺林公圹誌》刻于元元统三年(1335),现由丽水民间收藏。高85.8厘米,宽67.2厘米。碑额,12个字,篆体,阴刻,字径3.2厘米。碑文楷书,阴刻,23行,字径1.1厘米。该碑由卢景篆额、书丹,林诚祖撰文。    林定老,元代进士,丽水县城人,《中国科举辞典》、成化《处州府志》、道光《丽水县志》、《全元文》卷九三四均有传。    卢景(?-1343),生年不详,字彦远,濮阳人。至治二年(1322)任江阴县尹。后历任处州路、衢州路总管等职。卢景曾修建处州路学宫。
    林诚祖,生卒年不详,林定老长子。历官松溪县尹、中书省咨议。明洪武二年(1369)正月撰文《重作阴均水门碑记》,现立于苍南县肥艚镇老斗门村。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3b792701011x5f.html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306.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7: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林伯和墓志铭

叶适 《水心集》
    伯和林氏,名鼐,一字元秀,台州黄岩人。曾祖寔,祖灏,父兴祥,赠宣义郎,妣戴氏,宜人。宣义少贫,业行贾。同贾分获筹钱竟,欢饮乃去,宣义徐覆之,误多若干,追还于涂。同贾殊惘然,曰:“我愧君矣!”复欢饮而别。宜人亦重义不吝,夫妇义合。邻女将字而孤,养视如已子,择对嫁之,其人父母事终身。葢宣义年八十四、宜人年八十二而卒。伯和以进士起,主明州奉化县簿,定海县丞,知福州侯官县。通判筠州,未行。绍熈三年(1192)七月庚午卒,年四十九。在定海,郡令受租输。伯和纵民自槩量,吏争曰:“数不足,当俱坐。”伯和故行之,卒无欠。在侯官,方视印,吏言无以解板帐,请逮逋户,伯和曰:“吾未晓也。”牓:“尽三日约民量自欠输十之二,过是当考实均限。”民争输不失期。因尽阅邑目,得其要,戒吏旁立待命而已,无得预理欠,迄伯和去,无以逋税受笞者。石门乡田顷五十七亩,受采二斗六升。太平兴国中,民田在外乡者,输其乡。绍兴经界曰:“此本乡税也。”繇是比他乡倍六七,民不堪重,伯和曰帅,特兑和籴,折变及余科配,乡頼以苏。侯官之俗淳,伯和静抚之,民服教令,木阴满庭,终日寂寂,无复讼者。然不以声色徇上官,奉化时,有中贵人过境上,令使摄尉,以杂戏迓之百里外,伯和笑曰:“吾性不好戏。且略吾地,无以迓为也。”竟不迓。定海时,富人用本路常平使籍,傲不受役,伯和役之如令。常平檄使改役,伯和曰:“私产可公檄乎?”不许。常平捕其曹吏几尽,将为名以劾,会其罢而止。侯官时,刑狱使武吏素不相得,擒县胥移问,怒拍案,声出厅屋。伯和徐答报,不能屈,滋怒。一日,突入县虑囚,值其狱空而去。既,复以告帅,使加罪,帅疑之,以物色访求。民誉伯和不容口,乃已。初,余年未冠,识伯和兄弟,勇不自抑,数为言古人之道或显或晦,当世之学有是有非。伯和喜,游日以亲。因又识宣义,质实老人,厚而不踰,披心语口,可背面察也。宜人尤淑善,听夫子所为,家事贫而理,宾友徃来,门内和乐。余毎叹其父母兄弟能如是,足尚矣。其后伯和出仕,行其所知,敢决不回。一家皆自戢,助伯和为善,声实充满。人谓伯和于官无不宜也。既而宜人卒,长子仲履夭,伯和与宣义仍相继卒,棺椁复萦,门户更仆起,垂二十年。次子仲谦,始用伯和遗恩补迪功郎,授隆兴府司户。长女嫁修职郎新添差吉州司户赵崇贤,次许嫁通仕郎木浩,次未嫁幼先死。然则以伯和之行事观林氏之盛衰,所以蹶而复正者,其诸安命而恃义之验耶!始伯和之夫人杜氏,以绍熈四年九月甲申葬伯和于善化乡樟槿山,而铭未立,叔和及仲谦屡以请。余病且老,念昔语伯,和今退堕几何矣。而仲谦文词奔放横逸,学进而未已,其还以余之语伯和者教戒余也。顾余老,可舍也已。呜呼!可以悼余之衰,而伯和不死矣!故并叙而铭。铭曰:既为鼎,没何所。濯缨之歌悲复苦,不为栋,摧焉之,伐木之音哀以思。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326.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7: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处士林君墓志    有宋嘉定十一年(1218)春三月壬申,林氏之孤应龙奉考妣之柩,葬于本乡西洋上奥之麓。
    应龙窃惟墓有志铭,必托诸闻望以昭不西朽,人子之至情也。委曲攀附以求之,卑辞恳请而得之,非其亲故之私,即其势利之交,其事或不核,其文祗益欺。应龙非惟不暇,亦不敢。
    先君讳己千,字仲能。先世居闽,八世祖庈徙温平阳,乡曰亲仁,里曰林坳。曾祖德宣,祖宗颜,考硕,世种其德。生于绍兴辛亥(1131),终于淳熙乙巳(1185)。娶同邑白砂陈氏,生于绍兴乙卯(1135),终于嘉泰癸亥(1203)。长男应龙,次炜。女一,适士人陈允武。孙男汉,孙女艮。外甥二,曰晔、曰山。先君秉德不回,以勤谨昌家,以诗书诏后。母氏温淑,内外无间言。应龙泣血百拜敬叙源委,措之幽壤,以识终天之哀。
     男炜百拜书。      
林己千,字仲能。先世居闽,八世祖庈徙温平阳,乡曰亲仁,里曰林坳。曾祖德宣,祖宗颜,考硕,世种其德。世系:(八世祖)庈-?-?-?-?-林德宣-林宗颜-林硕-林己千-林应龙/林炜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254.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7: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宋濂《元故累赠奉训大夫温州路瑞安州知州进飞骑尉追封乐清县男林府君墓铭》(瑞安 林邦福)

      府君讳邦福,字彦大,姓林氏。林出殷比干之后,辟地林山,因以地为氏。子孙分居清河,至汉太子太傅尊迁济南,晋太傅礼永康间又迁下邳。永嘉之乱合浦太守禄又迁闽之温陵,自是闽中多林氏。唐贞元中,莆有孝子攅为福唐尉,弃官庐墓,致甘露白鸟之祥,诏立阙旌其门。孝子五世孙讳某,当五季时仕于唐,及没夫人执氏扶衬还闽道,经温之瑞安,值闽乱遂葬于县之塔石村。有驯鹿之祥,人号鹿阡。执氏卒合葬其地。自后九世子若孙咸,环葬左右,其讳文庆者,实夫人之九叶孙,生古溪处士讳益甫,复迁郡城,生台州路总管府照磨讳桓,实府君父也。照磨君以孙常官七品当封父母,援故事让于祖,赠从仕郎,江浙等处儒学副提举;妣黄氏赠宜人。府君局度孤鶱,不为屑屑诡行,弱冠出游苏府公,廉其贤辟为史苏之寓公多权要頥指气使州县,皆唯唯不敢较。府君毅然不为屈,有请托者却不听,且曰国法何可以徇人积劳,当调州之幕职。江浙行中书以筦库缺官借授处州松阳监税改监绍兴如坻仓府君厘革弊政出内皆有程颗粟弗私转嘉兴陶庄务副使时浙西大侵民啸众敓糇粮与抗者辄见杀上官檄府君摄尉事府君授以筹略分遣弓箭手掩捕之未?皆获议法者悉付重典府君走白部使者曰饥民无食虽万死不顾何往而不为乱原其初情不过鱼游釜中少活须臾之命如法家议无乃太过乎使者以为然免死者数百人转饶处二州州之务居城闉税课毎屈府君运量有法皆以最登秩满监衢州常山务綘巾贼起沔阳江浙诸郡皆绎骚弗宁时浙省左丞高昌公出鎭广信専总戎事署府君常山尉府君集义旅数千淬砺戈矛使习坐作击刺之法号令精明部伍整饬不乱狗鼠辈欲乘隙钞掠者皆吐舌散去会子温登进士第擢休宁尹寻补江南行台掾迎府君就养未?御史大夫子恣为不法人言沸腾温以亲故未忍擿其奸日恒郁悒不乐府君谓温曰吾能安吾贫慎毋以老身不行其志也明日温率同列谒大夫力斥其子之非大夫惭甚既退温即抗章辞去奉府君还乡浙省左丞相康里公时承制得専封拜擢府君乡郡知事郡民举手加额曰吾州害与利林公知之我民庶有瘳乎适山冦窃发掠慈湖将窥城上下汹汹府君白于府曰事急矣奈何吾将以三寸舌却之乃单舸直走贼巢谕以祸福贼见府君至大骇争持白刄相胁府君厉声叱曰朝廷何负尔辈乃敢弄兵反藉使州县赋敛急或不能堪当诉之方岳大臣足矣今乃自丽刑宪官军旦夕且大至举族当作葅醢吾怜汝辈愚特来示以生道乃欲吾胁邪吾不畏死者任尔为之任尔为之贼众愕眙相顾再拜谢曰明公言良是微公吾属入鬼箓矣皆俯首退去为良民如初朝廷时遣近臣经略江南官有异绩者必超擢之有司方以功状闻府君竟以疾卒寿六十又七府君明白坦夷不尚钩距遇事曲直辄辩白无少让人初难之终服其明断性好施与人有急难振之唯恐不及处伯仲间无间言尤笃于训子故卓然皆有成立既而温改福建行中书省管勾得请于朝。封府君文林郎,汀州路宁化县尹;夫人王氏,赠宜人。及温累升员外郎,加赠奉训大夫,温州路瑞安州知州,飞骑尉,追封乐清县男,夫人亦加乐清县君府君。卒之日,至正十九年夏五月癸丑,葬之日其年冬十二月甲申,墓在永嘉县建牙乡先茔之侧。王夫人先十七年卒。子男子四人,长即温,奉训大夫福建等处行中书省左右司郎中;次常,从仕郎,泉州路徳化县尹;次嘉,福宁州知事;次宁,行宣政院宣使。子女子一人,适福州长乐税课提领项昱。孙男七人,本、秉、东、乘、策、某、某;女四人。曽孙男二人,某、某;女一人。
       呜呼!天之生材也,一元之气既运,无往而弗,周譬诸木焉,或可为栋梁,或可为榱桷,未尝不具特人用之。有违其材,所以毎形君子之叹。有若府君材信美矣,乃使之淹回,下列无以吐其胸中所藴,及逢世乱则建策御冦,亲往谕降,卒使革心从化,其气量足以有为。使之专城,而居必有赫着恺悌之政,奈何斵栋与梁,而以榱桷用之。呜呼!果谁之咎欤然?而天定终能胜人。府君固不遇矣,有子以诗书起家,为时名臣貤赠所及,至于二千石之荣,可无憾于九泉矣。濂虽不及拜府君床下,而幸与温游,温以前进士孔克表状,走金华山中征予铭,义不得辞,铭曰:
       天之生材,小大异宜。用或倒施,乃人之非。恂恂林公,厥材孔修。
       茍竭其蕴,可镇方州。关市之征,曷我溷之。公笑曰嘻,我斯受之。
       料量既平,出内无愆。人或不足,我则裕然。山冦跳踉,锋猬斧螗。
       以敓以攘,以撼大邦。公乘单舸,直入其阻。威容言言,其气若虎。
       贼黠而疑,群而趋之。执刃围之,人为危之。公声如雷,震破贼胆。
       再拜稽首,今则焉敢。转彼昏昏,易为昭昭。弃其戈矛,尔黍尔苖。
       古有荐士,达诸岩廊。孰持使节,不发一章。公虽不遇,有子承家。
       龙光炳焕,泉壤増华。建牙之乡,马鬛其封。史臣勒辞,无愧于衷。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246.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7: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元】项则祖《林正一圹志志》(瑞安 林正一)

碑文内容
    孺人林氏,第正一,上世由闽徙温之安固,至唐奥先生经明行修为著姓。曾祖彦出,祖得一,父达翁,浙漕进士,母叶氏,□叶氏孺人。生于宝祐甲寅(1254)十一月二十六日,少失怙恃,与兄相依,贞勤自立。至元癸未(1283)仲春归于余,妇道恭,接物和,人称其贤且孝,谓余内助有讬矣。忽感痢疾,竟以是年(1283)七月十六日终。宿缘止斯,生死遂隔,痛哉!
  越明年十一月丙申,葬于集善乡曹奥之原。余斸寿藏附焉,□笃古人同穴之义。葬日薄,姑纪岁月纳诸圹。夫前通侍郎项则祖识。

描述
  石质。高36.5厘米,宽47.3厘米,厚9.7厘米。
  正书,11行,行18字。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240.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7: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奉大夫林淳厚墓表
孝男朝奉郎提东路刑狱   杲书表表侄朝请郎前尚书度支郎中   林介填讳先君讳淳厚,字季雅,姓林氏,九世祖建公徙温之平阳泗溪,曾祖丕赠朝议大夫,祖父永年右通直郎累赠正奉大夫,父待举朝散郎赠太中大夫。先君生绍兴辛酉,方在髫龄知伯氏,仍父子取科级,慷慨自许刻厉进修。长入太学升上舍,登淳照十一年进士第。调泰州州学教授,丁所生母忧丧,除差充南外睦宗院宗学教授;用荐者改奉议郎知随州随县,踰年□□奏特差通判房州;□□□兵连盗结,先君摄郡筹画备御境内晏然上多其功,进秩二等,擢知汉阳军;楚右洊饥常平使者,行部第汉阳荒政为列状首上之朝,移知湘安府。未几同邑有不相好者,偶居路丑正诋诬,朝廷察其无他,与自陈宫观。先君素刚简不能与时俯仰,于是不复有仕进意。十余年,四任主管建宁武夷山冲佑观。遂告老不允,再上疏得旨守朝散大夫至仕,时嘉定十四年也。杲沗通朝籍,其年九月以明堂恩敕封朝议大夫;明年以宝庆恩再封中奉大夫;又明年丙戌三月感微疾终于正寝,享年八十有三。娶黄氏,封令人。四男:长椝,先公六年而卒。次杲,庆元五年进士,朝奉郎,通判临江军。次棨,嘉定元年武科进士,知蕲州蕲春县,会虏入寇守御死之,特旨赠官为修武郎。次棐,嘉定元年进士,通直郎,知南康军建昌县。孙男八人;伯槱、伯樵、仲黙、仲黯、叔羔、叔鱼、季焘、季熹。其三登进士弟。口口口口。台州临口口口口口口。修职郎,监明州造船场。叔羔,将仕郎。孙女三人,长许嫁庆元宰相赵忠定之孙必揆。曾孙男一人。先君筑室风岩,念莘阳故居为泗溪佳山水,欲即其地改卜寿藏。杲等钦承先志,忍死负土,其年九月庚申奉柩以葬。前期叙世系爵里纳之穿中嗣,将编次行实乞铭于当世君,子杲泣血谨志。
注:1.此碑是林永年孙子,林待举之子(林待聘侄子),林淳厚的墓碑。里面追溯到了始迁祖,文献资料珍贵。2.此碑在莘阳祖墓屋后,明毁于火,碑亦断裂,岁久没泥中,花剥落文益不全。辛丑岁修族谱得断简,字多残缺,因取断碑对读,始移置宗祠。先祖手泽,世远日湮,咎将奚诿耶噫焉!旹(道光二十二年壬寅夏五 金紫光禄二十世孙玉泰谨志)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237.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7: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杞父亲-芗岩居士仪甫府君墓志铭
承议郎前权大名民管句提学事兼管内劝农事赐紫绯鱼袋 许景衡撰并书承议郎权发遣宣州军州管句事管内劝农事借紫全鱼袋 刘安节篆额题
昔居乡,闻居士林氏者正直而有知识,所居横阳芗岩,离邑数百里,乡人有争,不能愬诸官,往往质居士直之。及调官京师,有名杞者,肄业太学,喜从余游,问之,乃居士家也,于是又知其有子贤。杞擢进士第,起家县佐,有能声。考满升秩,待次开封而居士讣至。余往吊之,杞号哭咽绝,久之乃苏,既而出其家人书,言居士初得疾里第,自知不起,作七字诗以见意,后数日复作小诗,族人以为病革,皆涕泣其旁,居士曰:“未也,翌日午时与汝曹诀。”至期果然。余读其诗,皆契理,超然无滞阂,于是又知居士于死生之际能如此也。余送杞归,越岁,杞贻余书,云:“罪逆幸不死以及丧事,述先人行实,宜有铭,敢以()公。”余得其终始良审,故许之。
居士讳韶,字仪甫,世家温之平阳。曾大父暘,大父嵩,父受阝,皆以力农豪于乡,至居士始喜儒,辟馆延四方之士,使诸子若族人皆从学,冀以立门户,而夫人徐氏实内助之。夫人死十九年,而居士卒政和二年三月辛(丑)(日),享年七十一岁,以五年八月庚申葬于所居之东山。男子二:长曰桓,习进士业,有显行;次则杞也,今为文林郎,新()江南东路转运司管句帐司;女子嫁苏景纯、徐之南、王果。孙曰智周。智周女嫁王显夫三()()()。
居士谨仪度,与世无所争,好义乐善,喜周急,尤厚于死丧之家。里有盗其地以葬者,或请讼之,居士曰:“吾与其父有旧,使得吉地藏焉,吾之愿也。”其族众俗窳,一切以恩拊之。居士构屋,其地适有地旁屋者,请易之,不听;其后反请地于居士,居士忻然与之,无难色。夫死生之故亦大矣,而居士不以为累,则厚宗族、乐施予固宜优为之。或状其平生,犹以为难能焉,故余亦掇而存之。铭曰:
生也不淑,死则已矣。惟善在躬,是为不死。 呜呼居士, 实有子乎!
注:


《孙衣言孙诒让父子年谱》同治八年载有《许少伊作〈平阳林仪甫居士韶墓志铭〉书后》一文:
林氏文数篇,皆余友林太冲广文鹗(林鹗)自其谱中抄出以见寄者。此篇题曰《芗岩居士仪甫府君墓志铭》,盖其子孙标题之词,若在忠简集当不如是。碑首列衔曰“承议郎前权大名□□管勾提学事兼管内劝农桑事赐绯鱼袋许景衡撰并书,承议郎发遣宣州军州管勾事兼管内劝农桑事借紫金鱼袋刘安节篆额”。按《宋史·许景衡传》不言其尝官大名,《郡志》仅据《宋史》,遂无可考;又《郡志·儒林·刘安节传》亦但言其由饶州徙宣州而不详,此可以补史志之缺。凡私家谱中所收前人文字多伪作,而此篇词文义厚,可以决其真为宋人之文。《横塘集》余觅数年不能得,而此文乃赖林氏家谱以存,然则吾乡先辈遗文见于诸巨姓谱牒如吾邑胡氏、薛氏、蔡氏、永嘉王氏、张氏者必尚有可采,惜未能尽见之也。同治己巳十一月晦日,书于金陵仓巷寓斋。
刘绍宽在民国《平阳县志》里按说:
按此与柳孝妇墓志铭永嘉集皆录自四溪林谱,然彼文恐或有后人增处,此篇词高义厚可决为横塘真笔故特录之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225.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7: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宋隱居林公墓誌銘
朝請郎充徽猷閣待制事提舉建州武夷山沖佑觀文安縣開國子食邑五百戶賜紫金魚袋  
                                                                                                                                 劉安上 撰朝請郎直秘閣權發遣常州軍州管句神霄玉清萬壽宮管句學事兼管內勸農事借緋魚袋   
                                                                                                                                何處厚 書並篆公諱丕,字景徽,姓林氏,六世祖避五代之亂,自閩遷溫之平陽,遂為平陽人。曾大父阮,大父翠,父京,皆潛德不仕。公天資篤厚,樂於為善,平居行事,有過人者。性純孝,逮事大父母,奉養惟謹。大父歿,公未及冠。既除喪,追慕切至,語及疇昔與時節享祀,輒欷歔流涕,雖老不衰,鄉黨推重焉。宗族貧不能自存者,多所賙給。死人不能葬,以地葬之。鄉人有質其居屋者,窶甚,欲舉以歸公,公曰:“祖構可棄耶?折券還之。”其仁恤類此。所居曰桂嶺,去邑遠甚,俗僻陋,恃貲相,高士鲜從學。公一日歎曰 :“人可不學乎?”乃市書捐金帛待四方賢士,使其子與遊。暨長,遣從師遠方。人咲其費,公曰:“教子乃干祿耶,要令知禮義耳。”其後十年,鄉俗大變,士之登第者相踵。而公之孫待聘亦策名于時,人以為榮。公為人荘重寡咲語,居家肅然,與賓客樽酒相對,澹如也。喜屬詩,與進士黃鼇,浮屠景來為耐久交。晚讀佛書,若有所悟,屬纊語不亂。享年七十有九,政和六年九月丁巳以疾卒於家。先娶王氏,繼室徐氏。子男五人:永年、衍、衎、彭年、松年,皆業進士,衍、衎早卒。女三人,適徐紳,曾秉,徐霆。孫男五人:待聘,迪功郎辟廱録;待問,好學知名;待取、待舉皆為三舍生;一未名。以重和元年十二月甲申葬於裡之東山,前期永年以公治狀謁予請銘。待問予壻也,不得辭。銘曰:賢哉隱居  履繩墨兮  懷仁抱義  中甚篤兮孝於高堂 九族睦兮  施及鄉黨  士悅服兮以儒教子  變其俗兮  諸孫詵詵  起白屋兮愷悌君子  神所福兮  根深本固  葉必沃兮既藏永甯  惟吉卜兮  後人無傷  其拱木兮

简体原文
宋隐居林丕公墓志铭朝请郎充徽猷阁待制事提举建州武夷山冲佑观文安县开国子食邑五百产赐五户赐紫金鱼袋   刘安上  撰文铭朝请郎直秘阁权发遣常州军州管句神霄玉清万寿宫管句学事兼管内劝农事借绯鱼袋   何处厚 书并篆


公讳丕,字景徽,姓林氏,六世祖避五代之乱,自闽迁温之平阳,遂为平阳人。曾大父玩,大父翠,父京,皆潜德不仕。公天资笃厚,乐于为善,平居行事,有过人者,性纯孝。逮事大父母奉养,惟谨大父殁,公未及冠。既除丧追慕切至语及畴,昔与时节享祀辄欷歔流涕,虽老不衰乡党推重焉。宗族贫不能自存者多,所赒给死人不能葬,以地葬之。乡人有质其居屋者,窭甚,欲举以归公,公曰:“祖构可弃耶,折券还之其仁恤类”。此所居曰桂岭,去邑远甚,俗僻,陋恃赀相高士解从学。公一日歎曰 :“人可不学乎”乃市书捐金帛待四方贤士,使其子与游暨长,遣从师远方人咲其费。公曰:“教子乃干禄耶,要令知礼义耳。”其后十年,乡俗大变,士之登第者相踵。而公之孙待聘亦策名,于时人以为荣。公为人荘重寡笑语,居家肃然;与宾客樽酒相对澹如也;喜属诗,与进士黄鳌,浮屠景来为耐久交,晚读佛书,若有所悟属纩语不乱。享年七十有九,政和六年(1116)九月丁巳以疾卒于家。先娶王氏,继室徐氏,子男五人:永年,衍衎、常年、彭年、松年,皆业进士,衍衎早卒。女三人,适徐绅,曾秉,徐霆。孙男五人,待聘迪功郎辟雍録;待问好学知名;待取、待举皆为三舍生;一未名。以重和元年(1118)十二月甲申葬于里之东山,前期永年以公治状谒予铭,待问予壻也,不得辞。铭曰:
贤哉隐居  履绳墨兮  怀仁抱义  中甚笃兮孝于高堂  九族睦兮  施及乡党  士悦服兮以儒教子  变其俗兮  诸孙诜诜  起白屋兮恺悌君子  神所福兮  根深本固  叶必沃兮既藏永宁  惟吉卜兮  后人无伤  其拱木兮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206.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7: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南仲墓志铭薛季宣  《浪语集》卷三三

    走之友陈傅良举以经学教授州乡,亟为走称其生徒林大备者,为平阳善士。走待县常熟,寓家具区涌上,闻君举不远千里过之,他日出大备先人《南仲行状》为请铭。君举不妄许人,宜可信,属走以志,其何辞。南仲讳杞,其先家闽中。唐会昌、大中间(840左右),有名彦者,徙横阳之金舟乡,遂为林湾里人。繇(同“由”)彦及颂四世无支子,颂始三息。君曾大父基,其季也。大父景深,父汝翼,世豪于赀,自君先公,和柔不与物竞,由是稍沦落。君有兄某,不喜家人生产作业,君方少,奋日:“吾子弟也,可不任亲之忧,不能兴起吾家若祖父时,不室矣。”料理家政,一不以累父兄。行年三十有七而娶,时家道成矣。君于治生理财,曾不汲汲,种桑课农,井井有条理。以故他人不足,君独有馀。兄无室家,君事之犹父也。祖居华敞,君始筑室其西,便温清。先公即世,君推故第与其季,无靳色。早虽废学,然其优游乐易,如自足于内者。闲居冠履必整,而自奉简素,立坐未尝跛倚,对妻子无惰容,精悍至老不衰,非勉强然也。享年七十有四,以乾道四年九月哉生魄卒,以明年十二月几望葬。娶陈氏。子男三人:大任、大备、大时。女一人,适杨氏。孙男二人。陈夫人习妇容,治其庭内有可法者。子皆儒学,大备居丧以礼,亦近时所难。铭日:湖源之冈,公乎归处。左以赡吾祖,右以依吾父。
注:1. 林杞乾道四年(1168)享年74,则1095年出生。2. 平阳泗溪(现泰顺泗溪)崇宁进士林杞字茂南。崇宁(1102年-1106年)是宋徽宗赵佶的年号。此时林南仲才8-12岁,显然此二林杞同名不同人。3.按记载,该家族从唐朝到宋朝(公元840到1094年) 约250年 历约10代4. (清)孙衣言撰.《瓯海轶闻》P304有言:此《墓志》薛季宣以古篆书之。大备艰于辨识,淳熙四年(1177)偕陈傅良求教于楼钥(1137-1213),该书卷六“薛季宣”下“士隆喜钟鼎古文”条已引录。
薛季宣(1134-1173)为宋人,以才学闻名,永嘉学派创始人,其先祖系福建唐朝开闽第一进士福建长溪赤岸的薛令之。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198.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8 17: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林薿圹志 附:(视频)苍南江南林氏祭祖(林薿墓)和墓图


宋随州太守林公,讳薿,字仲立,世居温州平阳荪湖里。曾祖弇,祖公辟。父致和,赠中奉大夫。母薛氏,赠令人。崇宁癸未(1103)正月十五日生,登绍兴戊午(1138)进士第,积官至朝请大夫,赐三品服。淳熙戊申(1188)正月二十一日终。娶福州长溪县桐山里王衮之女,封恭人。崇宁乙酉(1105)五月二十五日生,淳熙甲辰(1184)正月六日终。绍熙辛亥(1191)二月三日,合殡于董奥之原。庆元丁巳(1197)十月二十七日,始克襄事。男四人,曰偰,通直郎新知泉州晋江县事。曰俱,先公二年卒。曰侅、曰倓。女一人,适奉议郎江东路捡官李昂。孙男十三人:曰士悫,曰士恕,国学生。曰士志,迪功郎新光州光山县主簿。 曰士修。 曰士裕,从事郎新徽州钦县丞。日士任,曰士礼, 曰士愿,曰士表。曰良显,从释。曰士宁,曰士宪,曰士安。孙女六人:长适黄子卿,次适徐肇,次适蔡易之,余在室。曾孙男六人: 曰道、 曰感、曰东、曰阜、曰威、 曰外。曾孙女三人,尚幼。公之行实恪见于史部林公仲夷之状云。







林薿墓位于望里镇凤岙村金鸡山山坡。建于南宋时期(1197年),墓坐北朝南,墓园占地面积约400平方米。因沉陷严重,林氏后裔于1992年集资重修,期间出土一方林薿墓志碑。墓道两侧遗存石翁仲(武将)二尊,石羊一对。石翁仲高1.75米,宽0.7米,厚0.35米。二尊形制、雕饰相似分东西两侧相距3.3米相对而立。石羊长1.0米,高0.68米,宽0.37米,屈腿而蹲,雕刻自然生动。
圹志石质.长46厘米,宽47厘米,厚9.5厘米。文楷书阴刻16行,满行20字。南宋庆元三年(1197)入窆,志石现存于苍南县文物馆。
个人简历:崇宁乙酉(1105)生望里镇(荪湖)凤岙村,
18岁,入太学(1122),21岁,宣和七年  (1125),与陈东等伏阙上书33岁,绍兴七年(1137)随驾到临安(杭州),34岁,绍兴八年中进士。54-62岁 任尤溪知县,(1158-1165)63岁,乾道三年(1167)为随州(在湖南省)知州,被监司韩晓弹劾,罢官。84岁,淳熙戊申(1188)终
资料来源:《宋史》
《平阳县志》民国版
《尤溪县志》
《苍南县志》
《苍南文征》《苍南金石志》《苍南文史资料 第15辑 文物专辑》

本文来源于 浙南林氏源流网,原文地址:http://www.znls.net/news/?199.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16 14: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01宋故朝議大夫致仕贈光祿大夫黃公神道碑銘
02宣和之末,
03國家承平百有餘年,中外無事,乃有二三弄臣竊  國大柄,建取燕雲,以召非常之變。有識之士恐私憂之,而 眾 莫 之覺也。捷書日聞,官吏相慶,獨信德府司錄事
04邵武黃公有憂色。人問其故,公蹙然曰:「太平日久,軍旅遽興,廪無兼歲之儲,不取於民,將何以濟?顧今歲荐饑,民死無 數,況河北天下根本,又可重困之邪?」聞者莫不笑
05之。俄而,河北盜賊果螽(蠭)起,信德城守婁(屢)危。金虜乘之,遂不能支。官吏相與匍匐拜降,惟恐居後,而公獨奮然,誓死不屈。虜既入城,放兵四出,有挺刃脅公以降者。公顧左
06右,踣之而逸,變姓名匿里巷中,虜退乃出。則先降者皆已 抵罪,而宣撫使獨奇公莭(節),俾行府事。公亦摩撫瘡痍,期復按堵。未幾,以
07內禪恩轉朝議大夫,則以資高,不當復屈佐郡,而省罷以歸矣。靖康元年,還次京師,遭圍城之變。而明年,
08欽宗出幸虜營,虜遂以兵威脅城中,擁張邦昌而立之,一時公卿繇千百數,相顧俛首,唯唯聽命。公獨感憤,義不辱身,即日移檄致其事以去。盖(蓋)當是時,不約而出此者
09亦四十人,然不數日而公竟以病卒矣,二年二月丙子也。嗚呼!
10祖宗百年禮義廉耻之化,其所以涵養斯人者,可謂至深遠矣。夫以熙寧以來,群小相師,滅理窮欲,以逮于茲,適已六十年矣。士大夫酣豢之餘,心志潰爛,不可收拾,宜
11其禍變危迫而皆不知以為憂,敗衄迎降而皆不知以為耻,棄君叛父、奉賊稱臣,而皆不知以為辱也。而猶復有如公等者出於其間,是雖人之秉彝不容泯滅,然而  
12祖宗所以涵養斯人至深且遠者,亦豈不於此而少見其遺餘哉?公卒時年始六十有三,夫人林氏擕挈(摰)諸孤,奉公之柩,崎嶇兵火亂離之中,川陸五年,乃能達于故里。
13紹興乙丑之歲,然後始克葬焉。而公之子永存,浸以才能有聞于世,
14上聞其名,召以為尚書郎軍器監,出為淮南轉運副使,俾修農戰之業,以為北向之漸。前後贈公至光祿大夫,而夫人自公時已封宜人,又以子貴,婁(屢)逢慶恩,得賜冠帔,
15累封至始興郡太夫人。淳熙乙未八月五日,年九十七而薨。又以郊恩,贈蘄春郡夫人。而副使歸自淮南,則使人以同郡徐君復之狀來謂新安朱熹曰:「吾先君之德如
16是,而葬久未銘。且先夫人率履持家,克享上壽,世鮮及之,亦當得附先君遺事,以垂後世,子其圖之。」熹受書考之,具得光祿大夫、蘄春夫人行事本末,歎息久之。因論其
17大者如此,而並記其州里世次閥閱梗槩(概)及子孫次第,請具刻于螭首之石如左方。盖(蓋)公諱中羙(美),字文昭,其先光州固始人,從王潮入閩,居建之浦城,後徙邵武。
18國初,邵武始別於建,遂為郡人焉。曾大父夢臣、大父扃,皆有隱行。至公父蒙,始舉進士,後贈中奉大夫。中奉娶施氏,生公七年而卒,後贈令人。中奉沒時,公年甫冠,勵志
19為學,而貧不能得書,常假於人以讀,率一再過而歸之,則已成誦不忘矣。中元祐九年進士第,調真定府左司理參軍,知邢州平鄉縣,皆善其職。以守正不阿忤上官,罷
20退,久之,貧甚,不以為意。親友強起之,乃更調鎮西軍莭(節)度推官,麟極邊,守武將,視法令、僚属(屬)無如也。公不為撓,事有不可,必庭辨之,守愧屈焉。改宣德郎,知濬州衛縣。縣
21民有被誣殺人者,公察其冤,縱之。同列有害公者,謂公故出死罪。守疑之,公不恤也。會河決,敗數郡。   詔諸令長各護丁夫疏鑿隄障,縣獨不擾而集。以功轉奉議
22郎,除河北都轉運司属(屬)官,北京留守辟以為真定府司錄事。是時,河北連歲不登,民多相聚為盜,而郡守歡燕敖逸如平時。公獨憂之。每當集,輙詞不與。守問其故,公對
23以實,守默然不悅。於是乃移信德,而遂去以卒焉。其為人坦易,不事邊幅,而與人交必以誠。當官不為赫赫之名,而於事細微無不謹。旁郡有疑獄,部刺史多奏以属(屬)公,
24往往得其情。樂施予,不問識否,人雖負之,不悔;有求,輙復周之。在鎮時,府丞陳紹夫死,公以俸錢遣其喪。女兄寡居,迎養三十年,始終如一日。故人有通貴者招致之,謝
25不往。都轉運使呂公頤浩及它使者多知其才,欲薦之,未果而沒,論者惜之。公初娶宛句劉氏,贈和義郡夫人。蘄春,其繼室也,延平人,贈少師積之女。夫人渾厚静(靜)專,歸
26黃公時甚貧,處之自若。晚雖豐泰,亦未甞(嘗)改其度也。事公之女兄如姑,公沒而歸其喪。教其子務以忠言直莭(節)立其志,使卒為聞人,以大其家。歲幾滿百,而神明不耗,起
27居不衰,又近似有道者。家人百口,撫之一以慈愛而教告勉飭隨之,未甞(嘗)見其嚴厲之色,而中外整整,莫敢越軌度,鄉黨傳以為法。公葬邵武縣仁澤鄉寶隆山之原,夫
28人葬永城鄉黃溪保銅青山下,相距盖(蓋)十里,子男五人,曰端愿、端平,皆有俊才,丱角已與薦送,而皆早卒。次端方,亦卒。次永存,今為朝請大夫,主管武夷山冲佑觀。次永
29年,右儒林郎、知静(靜)江府理定縣,亦先卒。女五人:其壻(婿)宣教郎朱康年、保義郎周郁、修職郎趙舜臣、通直郎杜鐸、進士李先之也。孫男十人:龜朋,儒林郎;格、鉞、南卿、範、槱、勛、
30頁(夏?)、欽、鈞,皆未仕,而格、鉞、欽亡矣。孫女六人,其壻(婿)周敦書、李庬、李徽、將仕郎吳時萬、上官珪、上官楊。曾孫男十七人:大正、大時、大椿、大全、大猷、大學、大昌、大淵、大聲、大韶、大
31受、大嚴、大任、大用,餘未名。女十四人,其壻(婿)任斗南、林杞、李价,餘尚幼。玄孫男六人:公振、公升、公顯、公回、公煥、公章。嗚呼!是亦盛矣。黃氏之昌阜於世也,其可量哉!銘曰:「
32暨暨黃公,逢時之危。跡隨眾兆,思属(屬)眇微。之死弗污,以全其歸。溫溫夫人,克相其夫。 又詔其子,以成厥家。
33壽考尊榮,百歲而徂。寶隆之阿,黃溪之里。東西相望,兩闕對起。子孫盈前,曾玄滿後。尚有寵靈,    不遠來又。」
34 宣教郎  直徽猷閣  新權發遣  江南西路提點  刑獄  公事  朱  熹  撰  并  書
35 進士  方士繇  題  盖(蓋)  淳熙  戊申  正  月  甲子  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16 15: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耿光拙庵林君墓志铭       (林轩)
  
  林氏之先,居下邳梓桐县。晋黄门侍郎禄,从元帝渡江,为晋安太守,因家侯官。至唐瀛州刺史玄泰,始居莆之北螺村。瀛州之孙检校太子詹事兼苏州别驾披,又徙居澄渚。生端州刺史苇,端州之玄孙永,始迁前埭。四传为宋将作郎监簿矩,监簿之孙,王宫教谕天保,始别其派曰上林。自是五传有讳槐应者,仕元为兴化路直学。直学之子讳闻喜,福清州税使。税使之子讳彦基,皇赠奉训大夫左春坊左谕徳兼翰林院修撰。谕徳之子讳文,以中顺大夫太常寺少卿兼翰林院侍读,学士致仕,卒赠嘉议大夫礼部左侍郎。君讳轩,字伯安,别号拙庵。学士公之长子也,母刘氏生母邹氏。君少犹逮事,其大父母于时家政方殷。君承委命分理罔或愆于度大父母甚爱之,学士公既升朝,君两侍养宦邸。每鸡初鸣辄,先起奉冠衣,具汤粥。虽隆寒暑弗替,事无巨细,必禀命乃行。虽劳勚必躬必亲,无敢暇逸。学士公每接宾客,君奉汤茗毕,乃却立屏后,以俟命呼,客不去不敢退也。家居尝倡修逺祖祠,又构堂以祀小宗之祖已乃筑室于先庐之东以居家指甚众。而君所以御之者和而有威严,而有恩内外斩如也。学士公居官踰三十年,君在侧则有以慰其羇旅之懐。君居家则有以寛其内顾之忧,士大夫咸以能子称之。君有弟四人,皆衣被儒术,以世其家。而其季中书舍人季厚君,又能刻志于学,以世其科盖。亦以君为之长,而率先之也。事诸父尽爱敬处羣从各得其欢心,处宗族姻戚雅有恩意,在郷党间谦厚周慎,遇长老必致其恭,接童孺亦必以礼。而敬贤乐善尤尽其诚。人有过辄讳而不言,有可以告语者必竭其忠或争讼。不能平则明其是非曲直以晓释之,见人急难亦随其力之所能及者,而尽其情。晩年尤为月旦之评所推重,郡守岁行郷饮必处以宾席。佥宪天台林公,克贤政尚旌别所至郡邑辄命公举郷邦之有行谊者,以励风俗。而莆人则以君为称首无异议者,平居无疾言厉声应物务,以柔胜性不尚华侈。尤不喜世俗机巧之事,虽生长贵富望之温然,若儒家子也。君幼通敏好学强记,尝执经从行人方栁东司训宋澹然二先生游,皆见器许尤善。字学清雅端劲。士大夫家碑碣屏幛之类,多属笔于君。其与亲友通问简札词翰兼美人爱重之。膳部郎中陈公景茂职司翰墨尝荐,君自代君以非父志辞。既而部使者新安许公仕达县令安成刘公玭皆剡上其名天官卿檄召赴铨会母宜人疾不果行。其后再至京师馆阁诸老及二三朝士方将推挽,君不欲变初志卒辞焉。成化丙申学士公卒,朝廷遣官营葬。君往来督视过劳得微疾,后三年感患风痹竟不起,岁庚子二月十有八日也。生于永乐癸巳正月十有八日,至是得年六十有八。配达氏,讳贞字守静,其先蜀人,国初以富民起實京师,遂占籍江宁。父旺登甲辰进士,拜行在交止道检查御史,与学士同朝,以妻君,性温淑仁惠,佐君理家政教子女皆有条法。生后君四年六月二十有三日,卒后君三年正月朔日,得年六十有七。 子男四,錀娶李氏,钊领戊子乡荐入太学俟进士举,娶郭氏继黄氏。铉先卒,娶王氏。鏓聘郑氏。女四,长适邑庠生栁荧次适方増,次适郡庠生宋偁,次许适、俞錪。孙男四,景潜、景洤、景澄、景泮,孙女四。墓在城南天马山南麓甓五竁,君居中右达氏左铉其二则鏓生母及铉妻寿藏也。诸孤卜以乙巳十二月八日葬,奉礼部主事宋君孔时状来请铭。予因君而有所感焉,铭乌可辞先王之世以孝友睦婣任恤六者之行教民故当是时俗化之隆无以尚矣后世此道不讲士之为学惟从事于言语文字之末以取科第媒利禄而已其于六者之行漫不知其为何物俗化所以不及于古有由然也君生斯时乃能以先王之教而修之于身虽其所及未能甚广而州里郷闾之间犹或有观感而兴起者其俗化亦不为无所助也今复已矣则后生典刑将何所托乎此予铭君之墓所以特表而着之以告夫人人也铭曰赋质之温如履行之醇如虽爵不加身其本然之贵孰得而尊如虽禄不及门其固有之富孰得而伦如况夫兰玉熏如桂子馧如君之名殆将歴百世而芬如       《未轩文集》  (明)黄仲昭 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16 15: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顺大夫知登州府事梅雪林公墓志铭  括苍王亷
  余为翰林编修时与公同使安南,以洪武三年夏四月发京师,明年春二月还复命。与公交际以程计俭万里逺,以时计凡十阅月。公学问之该博官政之扬歴闻之习矣,故知公者莫余若也。今公卒矣,其仲国子监助教原功氏以余与公为知己乃自中都价公之状来乞铭。余不遑逊,公妣陈梦北斗旁星堕怀中娠而生公,因名弼,又名唐臣,字符凯。时禁国号名字仍旧名。五岁能黙书千字文,长而岐嶷英发,从乡贡进士周佑游专门毛诗,丁亥领江淛乡荐,戊子登进士第,庚寅丁母忧服除仕为郡幕官,丁未値外艰,戊申内附为洪武元年己酉秋八月以儒士登春官修礼乐书,为时推引拜吏部考功主事称能,官奉使安南封其世子日■〈坚,火代土〉为王,仍王其地使还,王命中使密以五百金夜投公榻,去翌日安南从官复进金五百他物称是,公曰我等为中国使,顾受外夷赆去国万里即不受何以自白乃俾其进贺,使武汉磾装以白于朝至日入奏。上曰外夷敬中国使,礼宜赆中国使去万里外不挠国法两尽其道。亟返其国上器重之时,会试天下士命。公为受巻官迁丰城令,锄强梗革积弊,吏阂渔猎乃诬公受卖菜佣黄金一镒缓佣死下逮刑官论报直其寃,仍授江西饶州府通判。佐政多所裨益士,民称之不寘事觉改山西垣曲令,寻徙谪濠。安南乱朝廷难其使会荐公专对能起使安南靖其国还擢礼部主事,己未拜登州知府,阶中顺大夫。百废具兴六事咸备而于祭祀学校尤致意焉,登民方服公化俄。以疾不起实辛酉冬十月戊寅也,享年五十有七。公善草楷法,尝与予言用笔须偏正法兼备,乃妙近世赵孟俯书,非不精但侧峯太多不能逃书家清议。林泉生尝言林公用笔皆正峰有力,非若他人止写画也。公所为诗文皆雄伟逸宕语或清峻夐出尘,表有梅雪文藁若干巻,使南集若干巻。先是公使安南吏部,以皂隶吴从吴抵安南暍死。公出已币敛焚其罂附行李走万里归其所,亲人多义之丰城视篆甫浃旬朔例以钦录赴京舟次湖口。旦假寐梦一木人口眼皆动,寤语人曰,吾不禄矣,及系诏狱公具以却安南赆金事告刑官入奏上援笔草书休问二字于名下休字木人也草书问字上下口眼皆动象也。非公见知于上其吉征能预兆于精神恍惚之时耶。公系出长林因以为氏逮晋黄门侍郎颕徙下邳从中宗南迁入闽生晋安太守禄卒于官下子孙因家焉又十八世至评事府君翛迁漳之龙溪惠文山高祖桂曽大父■〈〈耳力〉上灬下〉大父举,皆潜徳弗耀。父广发,仕汀漳屯田万户府经歴。公娶张氏,生子文玙,助教命。玙发公丧以月日,归葬于先茔之侧。友人括苍王亷,谨为铭曰 中顺华裔翘长林黄门徙邳从入闽十又八世官沉沉屯田遗爱孚惠心临漳大族众所钦九牧十徳同徽音惟公学业名骎骎考功使南却赆金天子嘉之示官箴居官龃龉屡见禽日星晃明翳莫侵再使南国万里愔五马出牧青海浔繐帏奄忽天难谌青天白日生顽阴仲氏匍匐力不任踰年奉柩返故岑余铭尔墓昭后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林氏论坛全站停止发布内容。请加微信:biganlinshi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林氏宗亲网 ( 闽ICP备06002993号 ) - 大田茶叶网 - 大红袍 武夷山茶叶网 - 大红袍

GMT+8, 2022-5-25 06:43 , Processed in 0.405232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