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论坛(Lin.bigan.cn)

 找回密码
 注册林氏论坛会员
查看: 516|回复: 0

林庚先生教我们学李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29 21: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太老师林庚先生是著名的李白研究专家,我在北大读书的第四年才去拜访过他。记得九四年,刚到北大读古代文学研究生的时候,师兄清印和我说:你应该见见林先生,要不你在北大白呆了。可是他又说:你还是不要见林先生的好,见了你会自卑的,仙凡之间的距离感,无法逾越。这样一来,让我又想见又不敢见。那时候,林先生已经多年不讲学了,我们这些青年学生,只能从师辈那里听说他的轶事。九七年我读了博士,这
一年终于有机会接近先生。十月的一天,我的硕士导师孙静先生和我说,林先生的韩国
博士沈美庚要做中期考试,需要我去做记录,地点在林先生家。那一天,袁行霈、褚斌杰几位先生去做的考试委员,我坐在一个角落里做记录。没想到最后走的时候,先生握着我的手,说:小檀,谢谢你!以后你要多帮你师姐。那天之后,我就成了燕南园61号的常客。林先生对学生要求很严,沈美庚师姐是韩国人,很多方面沟通起来有困难,所以我经常陪着师姐去和先生讨论问题。先生在五十年代写过《诗人李白》的小册子,用布衣感来概括李白的精神,在当时引起很大轰动。先生通过对李白等一批盛唐诗人的研究,对盛唐气象、少年精神等一系列概念给以了经典诠释。十年动乱期间,先生的学术研究被迫搁浅,浩劫过后,先生年事已高,很少发表古典文学研究的文章。但先生的李白情结未了,很希望末代弟子能把自己对李白的理解发扬光大。
先生的学术视野极广阔,多高蹈出尘的见解,以我们的浅薄如何能跟得上先生的思路!先生话不很多,点到即止。先生给师姐选定的毕业论文选题是《诗仙李白》,要求在字上做文章,给了两点提示:一是李白的纵横家思想,二是李白的神仙思想。
我和师姐想破头皮,终是不得要领。我们满脑子都是《战国策》里的纵横家印象,想不出怎样把他们和李白拉上关系。又只想到李白也曾批评神仙思想。折腾了很久,只收集到一堆原始材料,做了一个资料长编,交给先生看。先生很不满意,批评我们完全没有找到切入点。我们只好请先生给些具体的提示。依稀记得是在九八年的夏天,在燕南园61号荫凉的客厅里,先生给我们讲李白和纵横家的关系。先生单刀直入地说,纵横家最大的特点,就是处理双边或者多边的国际关系。秦汉统一之后,纵横家的主要功能转化成处理中央政权和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最杰出的纵横家是诸葛亮,联吴抗曹之外,他杰出地处理了蜀汉政权和西南少数民族的关系,不以武力征服为目的。诸葛亮之外,李白也是杰出的纵横家。一般说李白志大才疏,未必有政治才能。其实不然。李白具有国际战略的眼光。盛唐开边,和周围少数民族政权战争不断。在处理唐和吐蕃的关系上,李白坚决主和,这很了不起。哥舒翰屠石堡城,广为唐人歌颂。可是李白诗里说:君不能学哥舒夜带刀,西屠石堡取紫袍;又不能梨膏金距学斗鸡,……”把他和斗鸡的无赖相提并论,可见李白看不惯哥舒翰。相传李白做翰林供奉时,曾起草过和蕃书,也只在这一年,唐帝国和吐蕃之间没有战争。纵横家的另一个特点,是把个人的事业和不朽的功勋联在一起。安史之乱爆发后,杜甫的诗长歌当哭,仿佛天下所有的不幸都由他一人承担。李白和杜甫决然不同,他几乎是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他对当时政局的判断是又一个南北朝到来了,他自己可以和谢安一样辅佐帝王建立不世的功业。李白几乎是很主动地投奔到永王的麾下,他的六篇《永王东巡歌》,是如此地情绪激昂!依稀记得先生说的时候,情绪很激动,用干枯的手掌把桌子拍得啪啪地响。于是,我们也领会了李白何以是纵横家,对李白有了全新的理解。
我读了二十年书,大学十年,南监北壅,追随的名师也不算少,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林庚先生讲李白。我常常想,林庚先生以九十高龄,思维还是如此敏锐,究竟是何原因呢?大约所受的教育至关重要,林先生是解放前成名的,那时候的教育比较系统,同时对人思想的束缚也少。相比之下,50年代以来,学习苏联模式,院系调整之后培养出的专家学者,在思维上都极其缺乏想像力。时至今日,西学再度引入,少壮派学人号称视野开阔,其实学养上也还是贫乏,太缺少原创力。中国的高等教育,尤其是专业精英人才的培养,该仔细反思这个问题。
作者:檀作文    http://chinese.cersp.com/sJxzy/ShowArticle.asp?ArticleID=4098

本版积分规则

林氏论坛全站停止发布内容。请加微信:biganlinshi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林氏宗亲网 ( 闽ICP备06002993号 ) - 大田茶叶网 - 大红袍 武夷山茶叶网 - 大红袍

GMT+8, 2021-9-19 04:38 , Processed in 0.443626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