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论坛(Lin.bigan.cn)

 找回密码
 注册林氏论坛会员
查看: 940|回复: 1

林俊起义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5-23 18: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俊(1828—1858),学名万青,福建省永春霞陵村(现五里街公社埔头大队)人。一八五三年(清成丰三年)五月,林俊领导红钱会在永春起义,首先攻克了永春、德化、大田,西北攻下7永安、尤溪、沙县、延平(南平)、建瓯、邵武,东南攻下了莆田、捎巍?蚕?⒛习病⒔??⒒莅病⑷?莸仁?烁龈?兀?⒃谙捎巍⒛习擦??啻位靼芮寰?垂ィ?〉靡涣??だ?R话宋灏四?清成丰八年)。太平天国将领杨辅清率部入闽,林俊率军北上,拟与太平军会师。途经光泽(现顺昌县)仁寿桥时,遭受地主武装的袭击,负伤牺牲。起义军在永春一带仍坚持斗争,一八六五年(清同治四年)被清军左宗棠部镇压。当时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奎曾封林俊为烈王,加三千岁。现在,在民间还广泛流传着林俊起义的故事。
                       飞锏除暴
    林俊的父亲林捷云,是清朝武举。林俊从小善学武艺射骑,爱交朋结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十五岁时,他已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尤其是他使的两支铁锏,能左右开弓,众人见了无不钦佩。
    永春县城西边有座金峰山,山下有座金峰殿,殿堂宽阔,环境幽雅清静,是个习武和秘密活动的好地方。林俊常邀集朋友在这里议论国事,操练武艺。有一天,林俊身带两支铁锏,同几个少年朋友正朝着金峰殿走去。半路上,忽然听到一阵阵惨叫声,他急忙赶上去一看,原来是地主的团丁绑押着一串交不起租债的穷苦农民,要到县城“问罪”,其中有个农民因中暑走不动,被活活打死了。林俊探明情况,心中怒火燃烧,一个箭步冲向前去,揪住为首的团丁,猛喝一声:“把人给我放了!”
    团丁们大吃一惊。等定神一看,发觉原来是个十四五岁的毛小子时,便都壮了胆,为首的虎起双眼,破口大骂:“他娘的!你还不放开手?老子是官差,你敢来挡道,吃了老虎胆啦。”说着,抬起右脚猛地一踢,没想到林俊只轻轻一拨,团丁立即翻了个狗吃屎,在地上动弹不得。后头的二个团丁,看到为首的被打,立即掏出一条绳子要来捆林俊。林俊等他俩逼上前来,便从腰间拔出铁锏,左右开弓,顿时两个团丁脑袋开花,一命呜呼了,
    “不得了,造反了,快把他捉起来!”众团丁舞动刀枪地冲了过来。林俊不慌不忙,挥动双锏,犹如猛虎下山,不上几个回合,便把团丁打得落花流水,死的死,伤的伤,逃命的逃命……
    “大哥,打得好,打得解恨。只可惜我们都插不上手,让你一人给收拾了。”少年朋友和围观的群众齐声称赞。林俊替受害的农民解了绑,安慰他们一番,便与朋友们到金锋殿练武,一直到晚饭时才回家。
    林俊的父亲林捷云是个忠厚老实、怕惹是非的人。平日,他对林俊管得很严,林俊也十分怕他,这天林家刚吃过晚饭,族长气冲冲地闯进门来,拉着林捷云的衣袖轻声说;“团丁带领捕快围住了村子,你那宝贝儿子林俊惹出了事来。你看怎么办?”捷云听说事情的经过后,怕株连宗族,只好下狠心将儿子捆绑起来,交由族长让捕快押去官府究办。
    这事很快就在乡里传开了。
    正当捕快一伙押着林俊上路的时候,忽然,村庄的四周灯火通明,喊声震天,只见一伙年青人手拿锄头、劈刀、木棍直往村道上逼进,把几十个官兵团团围住。捕快和团丁乱做一团,一个个被缴了械,押往大祠堂。
    这伙年青人原来是和林俊一起练武的少年朋友。他们料定打死了团丁,官府一定会来捉拿林俊,便串通一起来抢救。内中一个叫陈胡的,揪住捕快的头目说:
    “你是要捉林俊走,还是要命?”
    “要命,要命。一切听从大哥吩咐。”捕快头目跪在地
上,嗑着头说。
    “好,你若要命,站起来听着。”陈胡大声说:“第一,立即释放林俊,宣布无罪;第二,查办打死农民的团丁;第三,今后不许随意拘捕穷人。这三条,你能答应吗?”
“答应,全答应!”捕快头目说完,转过身去,亲自给林俊松绑,宣布无罪,农民们纷纷向林俊走来,捕快和团丁们也趁机夹着尾巴逃了。


                       奴才脱靴
    永春直隶州辖有两个县:德化县和大田县。
    清道光年间,林俊在永春组织了“红钱会”,并到德化县城塔岸街开设一间“天广货店”,由会友颜山当伙计,表面上是做生意,实际上是“红钱会”在德化的联络站和活动地点。’
有一天,一个长着猫头鼠眼的家伙来到新开张的“大广货店”,进门来贼眼溜溜,一家伙点了一大堆货物,要颜山替他包好,提起就走,一声也不吭。颜山急了,喊道,“客官,你的货钱还没付呢?”
    那人回过头来,冷笑着说:
    “怎么,还得给钱?好吧,你就记一记账吧!”说完,大摇大摆地直往街上走去。
    这时,正好林俊走进店来,看得一清二楚,顿时怒火上升,一个箭步冲前去,揪住那个提货人说:
    “你怎么蛮不讲理,买东西不付钱就走了?”
    那家伙鼻子一哼地说:“你这小子,自长一对眼睛,不认得我啦?我是县太爷的管家贾彪。告诉你,这些货物是县太爷要的,怎么样?”贾彪以为这一说会把林俊吓坏,哪知道,林俊听后哈哈大笑说:“我以为你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是奴才的奴才。买东西不付钱,这是哪家规定的王法?”
    贾彪没想到不仅吓不倒林俊,反而受到侮辱,气急败坏地说:“好哇!你这小子竟敢骂县太爷是奴才,这不是造反吗?堂堂七品县官,你敢说是奴才。真是狗胆包天!”
    平时,林俊已风闻德化知县何炳南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人称“何剥皮”,经常指使管家到处敲诈勒索,今天果然眼见为实。他指着贾彪的鼻梁说:
    “满清政府的官员,对皇帝都自称奴才,何炳南身为七品县官,不就是满清皇帝的奴才吗?你是他的管家,还不是奴才的奴才吗?”
    几句话问得贾彪目瞪口呆,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惹得看热闹的人哈哈大笑,连声称赞:
    “说得好,说得好!气死这个狗奴才。”
    贾彪的脸色发紫,一会儿又变成猪肝色了。他突然捋起袖子,朝林俊打去一拳,被林俊拨开,轻轻一点,只听贾彪“哎唷”一声,便跌了个嘴啃泥,左手腕脱了节。他连声叫苦地说:“我该死,县太爷是奴才,我是奴才的奴才。”说罢,右手扶着左手腕,想钻人缝溜走,被林俊抓住后领,让他捡起地上的货物,送回店里去,并要他当众保证今后不再为非作歹,敲诈勒索。
    贾彪说:“小人以后再也不敢了。要不,跟狗一样。”“好,大家都听见了”。林俊松开贾彪的衣领,撑坐在柜台上,大声说:“你刚才承认自己是奴才的奴才。今天,我要让你当众再当一次奴才。来,把我的靴脱了,洗——脚!”
贾彪见林俊抡起拳头,伸出双脚,也顾不得众人耻笑,耷拉着脑袋,给林俊脱了靴,还小心谨慎地帮他洗了脚,最后还乖乖地倒了洗脚水呢!洗完后,林俊跳下柜台,对着贾彪训斥道:“以后再见到你胡作非为,当心你的狗头。滚,滚出去。”在众人的嘲笑声中,贾彪灰溜溜地逃走了。
    从此,林俊教训奴才脱靴的事情,就在街坊村舍中传开了。


                      割耳示众
                   林俊教训军流犯,
                   割耳示众申民冤,
                   官军见了吓破胆。
                   穷人见了笑开颜。
    有一年,德化县从北方来了一批军流犯,这些兵痞一贯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横行霸道,弄得小小的德化县城鸡犬不宁,人心惶惶,一些小商贩也无心经纪生意。
每逢农历初一,是县城的大墟日。这一天,方圆数十里的农民,都三五成群前来赶墟,山乡集镇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十分热闹。
    有个叫黄启的小摊贩,这天宰了二十多只鸭子,煮得又美又香,过路人都要回头张望一下,真是垂涎欲滴。没想到刚开市,还没人光顾,就碰上军流犯侯六一伙,围了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有的用刀切,有的用手抓,一人一只,狼吞虎咽地一下子就干掉了十多只。剩下几只,他们用绳索一捆,用木棍挑在肩上,嘴巴一抹,就要走了。黄启急忙拉着侯六,低声求道:“老将,你们钱还没还给我呢?”
    “给钱?哈哈哈!不是老子看得起你,才不吃你的腥鸭哩。还敢要钱,你真是有眼无珠,不认识咱侯爷爷了!”黄启急了,说,“我是小本买卖,你们怎么可以白吃鸭肉不给钱呢?”
    军流犯们发火了。在侯六的指使下,几个人把鸭摊踢倒,连铁锅电砸坏了,汤泼得满地皆是。侯六抓着黄启的胸口,一拳头就揍过来,顿时鼻血象喷泉一样涌了出来,倒在地上。这时,黄启的女儿茶花闻声从店堂里跑出来,急忙扶起父亲。军流犯们看她长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活象一朵山茶花,顿时动了邪心,侯六笑嘻嘻地说“小山沟还有这样的美人儿,来,让我亲亲。”说着就要动手去拉人,黄启撑着身子拼力护住女儿。邻居卖豆腐的阿宣气愤不过,立即跑去大广货店找林俊,不想他刚出门去了。等阿宣赶回来,街上黑压压地围着一大圈人。
    刚好,林俊这时路过这里,听到喊声,挤进人群,见是军流犯欺压百姓,不由得火冒三丈,一声喊道:
    “你们要干什么?”
    军流犯见是林俊,立即吓软了腿。侯六忙说:
    “没什么,没……没什么。”
    这伙人知道林俊的大名,怕吃眼前亏,一个个想溜之大吉。林俊一把抓住侯六,大声i喝斥道:“都站住!”几个军流犯立即象铁钉钉在地上一样,不敢动弹。
林俊问明情由,命令侯六和军流犯还了鸭肉钱,赔偿了损失。这时,一个围观的老汉哭诉说:“大哥。刚才这伙人硬是抢走我一大捆烟叶,有十来斤。我卖了钱,要医治老母亲的病呀,请大哥替我作主。”
    这时,一个军流犯把一袋烟叶送到林俊面前,跪着说:“这是侯六叫我抢的,请大人处置。”林俊请老人认领了烟叶后,气乎乎地拔出插在靴上的匕首,拉着侯六的耳朵说:
“你太可恶了。明目张胆地抢劫,又调戏民女,今天我要让你尝尝苦头。”说罢,只见刀光一闪,侯六的左耳朵被割了下来。围观的乡民个个拍手称好。林俊对着一个个掩着耳朵的军流犯们说:“今后谁敢为非作歹,这就是样子。”
“不敢了,不敢了。”军流犯们担心地摸着自己的耳朵,一溜烟地逃走了。
    当天,林俊把侯六的耳朵挂在闹市上,旁边还贴了告示。此后,县城集市也比较安宁了。偶尔有一两个军流犯上街时,也不时地摸摸自己的耳朵,生怕被林俊割了去。巧捉县令
清咸丰年间,德化县新任知县申逢吉借口抄封了“大广货店”,捉走了颜山等伙计。林俊知道后,漏夜赶回永春,在金峰殿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营救办法,决定提早起义。
林俊准备起义的消息被本乡的士绅知道了,他们认为林俊造反是大逆不道,深怕株连自己要抄家灭族。因此勾结起来,利用宗族势力,由族长出面,胁迫林捷云将林俊捆绑送官法办。迫于无奈,捷云再次下了狠心,当天深夜等待林俊归来之时,不容儿子分辩,就亲自将他捆绑,当晚由差人押送给知州崔洲惩办。林俊的哥哥林伦慌忙把这一消息透露给红钱会友林振,林振立即拿出准备起义的大旗,写上“救大哥”三个大字,飞往各乡呼救。会友们从四面八方集中起来,不到一个时辰已有二千余人,队伍浩浩荡荡向州衙进军。这一来吓坏了崔洲,他怕事情越闹越大,急急忙忙地把林俊放了出来。
    当林俊由崔洲恭恭敬敬地送出州衙时,云集在州衙周围的会友立即拥上前来欢呼。林俊见时机已到,站在高台上,向会友宣布正式成立“红钱军”,正式起义。为了先营救德化会友,起义军当天夜行军潜入德化县城。
    这一天,天刚朦朦亮,林俊乔装成商人,带领十八条好汉,来到德化县衙门前“击鼓喊冤”。
    这时,新任县令申逢吉正蒙头大睡,忽然听到“咚咚”鼓声,  不一会衙役又进来通报,说有商人前来喊冤。申县令惴想;莫不是林俊又闹事抢劫了?他正苦着查不出林俊的下落,这下真是天赐良机了,便立即叫衙役掌灯升堂。
衙役带进来三个商人,为首的声称他们已同大广货店分股,安分做生意,前天被官府查封,实属冤枉,要求察理。申县令一昕,暗自高兴:你林俊的同伙自投罗网了。他忽然“啪”地拍响警堂木,厉声说:
    “好大胆的反贼,你们是林俊的同党,利用货店搞秘密活动,图谋造反。左右啊——”
    站在两旁的衙役面面相觑,没人吭声。申县令顿时火冒三丈,乱打警堂木,大声吆喝道:“你们哑巴了?快,快把林俊的同党捉起来!”说完,仍然没有一个衙役响应。申县令气急败坏,又连打警堂木,惊动了在西厢睡觉的旧县令何炳南,他刚卸任,明日就要去别处赴任了。他料定事有蹊跷,急忙披衣起床,来到公堂。他一看堂下站着三个商人,也不下跪,好生奇怪,再仔细一瞧,立刻惊得失声叫道:“啊,林……林……俊……!”
    “什么?林俊!”衙役们望着何炳南一个个故作惊慌失色,有的做出想溜走的样子。
    这时,林俊脱去外衣,走向前去,指着申、何两个县令,讥讽地说;“久违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面了。”说毕,他走上案台,大声喝道:“左右——”
    “嗬!”众衙役齐声答道,声音雄浑有力,好不威风。
    “把他俩的乌纱帽摘去,捆绑起来。”
    “是!”只见众衙役一齐拥上,去掉申、何的乌纱帽,把申、何两人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
    原来,“击鼓喊冤”是起义军的总攻信号。他们提了县令,立即兵分三路:智勇双全的潘宗达指挥东路敢死队,林元勋带领西路敢死队,林伦率领南路敢死队,很快就赶到县衙门前会师,把整个县衙门团团围住。林俊早已事先布置好,带领的十五名好汉进入衙内与内应的衙役、捕快一起把守关口,走进公堂,夺了印信。接着,起义军打开监牢,救出颜山等会友,释放了一切囚犯,同时开仓救济饥民,整个德化县城出现了一片欢腾的景象。
    天亮了,德化县城一片沸腾。当天,林俊在广场上宣布“何剥皮”——何炳南的罪恶,将他斩首示众;申县令收监,另行处理。老百姓人人扬眉吐气,个个喜笑颜开,奔走相告,有人还编了歌谣到处传唱:
                    手中红布颜色新,
                    揭起红旗来招军,
                    招齐四海英雄汉,
                    敢把贪官全扫清。

                     
                      空寨诱敌兵
    在永春、安溪、漳平三县交界的福鼎村境内的群峰之中,有一个山寨,叫帽顶寨,地势险要,四面峭壁,难于攀登,寨上纵横五里,东西各有山泉,可供千人饮汲,利于踞守。林俊起义以后,那里流传着“人头换美人,空寨诱敌兵”的故事。
1853年冬季,林俊率领起义军在仙游三次打败清军后,福建巡抚王德懿慌忙调集大批清兵到仙游围剿。为了保存实力,起义军化整为零,分散活动。林俊带领两千余人于腊月到永春帽顶寨踞守。他在寨上盖屋囤粮,准备以寨为中心,分兵袭击邻县,扩大影响。
    王德懿派总兵钟宝山带领五千官兵包围山寨,几次进攻都失败了。这时,安溪地主团练头目李维霖向钟宝山献策,说是如此这般,林俊若不投降,也要走上绝境。
原来,李维霖有个远房亲戚叫王燃,是林俊寨上守卫粮仓的小头目。王燃原想娶维霖之妹月娥为妻,因李家父母不允,才愤然投军。一天,李维霖派人偷偷给王燃送去一封信。王燃一看,心里又喜又急,喜的是李家终于应允了婚事,急得是信中说月娥卧病在床。当天晚上,他假意出来小解,伺机一人偷偷溜下山寨,依照维霖信中的指点,果然我到一座红砖厝。进门一看,李维霖兄妹正迎着他笑呢!一见月娥没病,王燃更是高兴。维霖催请他们到西厢房叙旧,他则趴在窗外察视,以便依计而行,见机行事。一会儿,只听得屋里传来悄悄话。
    “官人,我们此次见面,恐怕是最后一次了。”
    “为什么?”
    “因为我和哥哥用脑袋担保,一个月必须攻下他们的山寨。”
    “那,——那说何容易。”
    “你不能帮忙吗?”
    “这——”
    “好啦,我该走了!”月娥站起身来,迳自走出房门。
这时,王燃急忙走向前去,拉住她那纤细的手恳求地说:“让我想想看。”尔后,他试探地问道:“我能帮什么忙呢?”接着,月娥依计面授了烧粮之事,王燃先是害怕,后是犹豫,最后铁了心说:“为了你,我豁出命来干。”……
    翌日拂晓,王燃偷偷地上了山寨。一到营地,林俊立即调他责问,罚他坐七天班房。以后,还让他改当杂役。王燃心里原已窝着一团火,如今更是心怀不满。除夕之夜,他趁人不注意,纠集几个同伙,沿着预先选定的路线,点火烧着了粮库。大火一起,王燃趁着混乱之机溜下山来。
    十个粮仓被烧了八个,两个抢救下来,这对起义军是个沉重的打击。但是,林俊镇静自若,他一方面发动群众清查内奸,把王燃的几个同伙处决了,另一方面召集会议,商讨对策。
    包围的官军不知火烧粮库的虚实,不敢轻举妄动。只见寨上,起义军日夜仍同往常唱歌行令,一片繁忙;夜间松明齐燃,载歌载舞,连猜拳行令之声,也可传到官军营内。日间有时还向山。F的官军辱骂挑战,被激怒的官军进攻时,寨上滚下乱石檑木,官军死伤不少,几次教训后,官军不敢轻举妄动。而每当更深夜静之时,林俊派人在悬崖绝壁之间开辟一条小通道,把起义军分成几十批,神不知鬼不觉地撤离山寨。
    一天晚上,山寨和往日一样,松明遍照,鼓乐喧天。到三更时,鼓乐突然静寂下来,但松火仍然照遍山寨。此时。林俊正亲自带领起义军二百多人最后离开山寨。
    翌日凌晨,山寨死一般寂静。钟宝山原来对王燃烧仓的情报就有怀疑,如今更感到奇怪。他派人侦察,才发现山寨已空无一人,二千多名起义军如天兵神将,走得无影无踪。临走前,林俊已把剩余粮仓作了妥善处理。这时,官军上寨搜山,王燃在林俊卧室拾到一封信,立即送到钟处,以为可以领尝。不料钟宝山拆开一看,大吃一惊。原来信是林俊故意写给王燃的,请他干完“差事”后到风流岭会合。不等看完,他大喝一声:
“王燃,你好大的胆子,做了林俊的奸细,谎报军情。来人啊,把他推出去斩了。”
    王燃跪着求饶,钟宝山理也不理。此时,李维霖自身难保,也不敢向上求情,眼巴巴地望着王燃人头落地。钟宝山叫人放火烧寨,顿时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一连烧了三天。
一个月后,林俊的起义军又汇合在一起,出现在仙游、南安等地,声势更加浩大,所到之处,官军闻风丧胆,不战自溃。
               

                  “炉内香”救林俊
    在永春与南安交界处有一个村庄叫炉内乡。一八五四年夏天,林俊率领起义军到此同潘宗达部会合,队伍驻扎在村里,林俊住在士绅潘榜家里。
    清政府十分害怕林俊,到处张贴尝格,缉拿林俊:“凡能活捉林俊或提取林俊首级者,尝钱四万串,白银四千元,外加五花翎顶戴。”贪财的潘榜、潘森、潘达三位士绅兄弟为巨额尝格所迷惑,有一天他们纠集在一起,偷偷策划将林俊烧死,以便报功领尝。
    这天晚上,林俊到军械所巡视回来后,已交半夜,他一头倒在床上便呼噜噜地睡着了,几个卫兵早被潘榜他们“请去”喝得酩酊大醉。潘榜趁机溜进林俊房内,在他床下放置了事先准备好的硫磺、火硝等易燃物,然后接上香线,点上火,蹑手蹑脚地退出房间。当晚,潘氏兄弟拟好请功领尝的呈报,急不可待地等着“好戏”开场。可一直等到天亮,还不见动静。还是潘森耳灵,听到后山晒场上,似乎有林俊讲话的声音,三人都有些心慌。老大潘榜胆子较大,他借故给林俊送茶,走进房间,只见床上整齐地叠着被褥;往床下一看,他惊呆了:香线距离硫磺只一寸长就熄灭了。他急忙取回床下的火药物,上气接不着下气地跑回家中,三人都吓得瘫倒在床上,他们的女人赶忙给菩萨烧香,说林俊是个大贵人,有神扶助,所以神香自灭。香线为什么会自灭呢?林俊果真有神灵扶助吗?这里边还有一段故事哩。
    炉内村有个专靠卖香火、金银纸钱为生的老人,名叫吴起,老伴已病逝,膝下只有一女名叫吴莲,正交二八,心灵手巧,长得象出水芙蓉一样灵秀,她已和对门的孤儿陈刚订了终身,只待结婚后两家就并成一家子了。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本村地主周仁义听说吴莲才貌双全,虽然自己已上五十,决意要娶她做五房太太,狗腿子周杰替他出谋划策,说得他心里直痒痒的。
    一天,周杰带人到吴家逼债,软硬兼施,要吴起答应这门婚事。吴起听说此事,气得肺都快炸了,他说:“除非日从西边出,我豁出老命也不答应这伤天害理的事。”
    “好,老东西,债务限三天还清。要不,你等着瞧l”周杰气愤地溜走了。
    陈刚外出打短工没回来,父女俩想不出其他办法,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
    第三天傍晚,陈刚回来了。他刚走进吴家,只见门口围满了人,屋里传来哭声。他推进门一看,吴起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刚刚咽气,吴莲在一旁哭得死去活来。当陈刚听说吴起是被周家一伙活活打死之语,抡起斧头,不吭一声,直奔周宅而去。
这天傍晚,林俊得信后特地从外地赶来村里。半路上,他遇见一个手持斧头,气冲冲赶路的后生家,猜想那是陈刚了。他急忙拦住去路,耐心地给予开导。第二天,林俊协助办了丧事,给吴家周济些银子,吴莲请邻居李大妈照看。临走时,他还给吴莲和陈刚面授了计谋。
    一个月后,吴莲坐着花轿,被吹吹打打地送进周宅。村里人感到惊奇,人们说三道四的,言语十分难听。其实,众人不知,林俊布置好几十个兄弟,先把喝得大醉的团练给收拾了。午时酒过三巡,林俊亲自带领十个好汉,将正在作新郎美梦的周仁义捉到晒场上,当众历数他的罪恶后处斩了。家产查抄分给穷人。同时,他当证婚人,宣布吴莲与陈剐今日成婚。这时,大家方才明白,村子里一片欢腾。
    第二天一大早,陈刚找到林俊,说要跟他走,报咎他的救命大恩。林俊告诉他,村里正筹建红钱会需要人,他家是个联络站,可叫吴莲仍旧卖香火纸钱做掩护。
    光阴荏苒,不觉过了一年,林俊带着起义军主力回村了。这一天,吴莲得知后,特地挎上一篮鸡蛋走到潘宅,想送给恩人林俊,不期路过后院时,听到有人窃窃私语;“用香火、火硝……烧死林俊……。”她心里一怔,紧贴着门缝,终于听清说话的是潘榜兄弟三人。她忘了送鸡蛋,立即赶回家,同丈夫商量对策,陈刚立即去告知林俊。林俊非常感激,要他依计行事,别惊动任何人。
    当天中午,吴莲坐在家里,等候潘家的人来买香线,一直见不到潘家的人影,她心里暗暗发急。忽然她记取潘榜前二天来买过二束香线。于是,她拎篮来到潘宅,恰巧潘榜不在,其妻正在门庭晒二束香线。一问说是丈夫交代晒的,不知做啥,以往的香线是不必再晒的。吴莲拿起香线,看了又看说:“这二柬都潮了,晒晒才点得着,香火旺盛,才有诚心哩。”说着她趁潘妻不注意,将篮里的二束换下。
    当天晚上,林俊佯睡,听候动静。而床下,潘榜晚间就在香炉内插上香线,点着火,估计林俊半夜回来睡后可燃至火硝硫磺引起爆炸和火灾。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因那二束香线是特制的,每根在一寸时都燃不着,所以潘家认为是“神香自灭”。
    再说潘榜三人,自“神香自灭”后,把林俊当神顶礼膜拜。翌 日,他们带着儿子参加了起义军,并捐募钱财,潘榜还合家到起义军内做事。陈刚等人一再提醒林俊要警惕潘家一伙人。林俊说:“他们知错改正,又有行动,我们一概欢迎,仍要以朋友之心赤诚相待才是。”后来,这些话传到潘家耳里,他们感激涕零,请人画了林俊的像,挂在厅堂上,对常焚香膜拜。由此,“神香自灭”之事也在村里传开,吴莲卖香的生意尤其兴隆,人们争相购买,有人就把这种香叫做“炉内香”。现在,那里还流传着“炉内香”救林俊的故事哩!


            牛姆林旅游网http://www.niumulin.com/news/view.asp?id=246
发表于 2008-6-22 23: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老家听过这个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林氏论坛全站停止发布内容。请加微信:biganlinshi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林氏宗亲网 ( 闽ICP备06002993号 ) - 大田茶叶网 - 大红袍 武夷山茶叶网 - 大红袍

GMT+8, 2021-9-19 04:53 , Processed in 0.507318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