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论坛(Lin.bigan.cn)

 找回密码
 注册林氏论坛会员
查看: 734|回复: 0

漫谈“闽剧三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5-16 13: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漫谈“闽剧三宝”
  

曲 锋
  
  上世纪50年代初是闽剧的第一个黄金年代。1952年福建省闽剧代表队才参加全省首届戏曲观摩大会演出《钗头凤》后,1954年又赴沪参加华东地区首届戏曲观摩大会,演出《炼印》、《荔枝换绛桃》、《渔船花烛》、《起轿胶》和现代戏《不能走那条路》等戏。获奖归来后,全体演职员在原福州市复兴闽剧社戏馆(南台后洲坞里福隆和茶行)合影留念(见照Ⅰ)。全体合照后,相馆摄影师又为“闽剧三宝”林赶山(后排右)、唐秀山(后排左)、林务夏(前排右)及著名小生萧梦尘(前排左)拍了一张相片(见照一)。
  唐秀山、林赶山、林务夏三人是同门的师兄弟,都是闽班“旧赛乐”的学生。师傅是京徽昆名家翁成坤,弟子们因师傅肯传授技艺,而昵称翁老板为“肯师”。唐秀山年龄最大,比林赶山大二岁,比林务夏大八岁。在旧社会,他们从艺的艰辛是难以想象的。
  唐秀山9岁那年,因家庭贫穷被卖进“尧乐天”戏班学戏,定了三年艺榜,换来五块光洋。班主请来了一位名叫依球的师傅教戏。每天早晨起来,师傅给每人分一根香,点起来练眼睛,香动起来,两只眼睛盯着香火头,跟着香火转。由近到远,又由远到近,这样常年累月,把眼睛练活,练成眼睛会说话的绝技。
  第一出戏就是《状元拜塔》。小秀山原来学演小生,扮演许仙之子许仕林,但因扮演白娘子的那个学生唱工不行,挨了师傅几次骂还学不会,而小秀山在一旁听却学会了,还唱得有板有眼。师傅就让秀山演主角白娘子,演出效果甚佳。散戏了,观众还不肯退场,戏迷纷纷来到后台,赠送礼物,邀请吃饭,有的竟然要收他做义子……,唐秀山霎时间在方圆几十里的乡间闯出了小名气。
  几年后,唐秀山的父亲不幸病逝。后进入旧赛乐戏班,第一出戏是《连理枝》。师傅月宝对他要求挺严,光踩足乔(假小脚)脚上绑着木头练,连睡觉也不准解开,练得脚尖从起泡到淤血,从钻心的疼痛到完全的麻木。唐秀山终于练成这高难的技艺。《连》剧一炮而红。孰料好景不长,他嗓子失润了,怎么办?只好改行。恰巧班里来了一位京徽昆师傅翁成坤,大家都叫他“三花肯”。排导《凤阳花鼓》时,缺一个打锣的丑角。师傅选他为锣手。小花旦终于改习丑角。
  聪明的小秀山为了学好戏,还想出新招。用钱去买龙套演,就是给原来扮演龙套的师兄弟几个钱,由自己替演。龙套台上一站,就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台上主角演戏。这比在幕边 “偷”戏更绝。
  林赶山出生在梨园世家,从小跟父亲在戏班学戏,11岁那年被卖进旧赛乐戏班,拜翁成坤为师。那时学戏没有剧本,都是师傅口授,然而,师傅又是京班来的,都是讲国语(普通话),唱的什么,讲的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唱起来硬梆梆的,福州本地的观众就不欢迎了。后来,他只好转行学武戏。那时候学戏,什么行当都得学,因为生活没有保障,戏班老板经常是上本戏聘你,下本戏可能又不用你了。这就要看你这个演员的本事了。因此,林赶山为了吃饭,为了多收入,就拼命多学几行,多会几行,要什么便拿得出什么。那时他和师兄弟都爱去看京班演戏,凡京班演武戏都看,去看时,大家约好,每人包看一个人的戏,回来后再互相交流,这样可以多学很多东西。
  他在《走麦城》中饰关公,用的关刀有5个齿,一般的只有3个齿。他的5齿关刀,尾头非常大。耍刀时,过手尾、过手头、过腰、过背,踢脚等等,手法和脚步都要按一定的规法谐调着动作。尤其是眼神的表演,有时眼睛眯起来,以示骄傲;有时眼睛瞪起来,以示发怒。对此他深有研究,眯起来要如何眯?瞪起来要瞪到什么程度?这是他演“红生”的经验。
  在台湾演出时,头出戏是“平讲啰”武戏,唱的是京调。虽然当地人听不懂话,但因演出使用机关布景,戏也有头有尾,所以听众也都看得懂。当时为取悦观众,赶时髦,在戏里都穿插添加一些本地话,几句本地话一说就引起轰动。赶山师演《陈世美》时,照样加说几句本地话,赢来强烈的剧场效果。有一次到台南演出,班里几个演员被台湾朋友请到乡下去对台。他们把行头(服装)偷偷带出去,夜里去演,第二天又偷偷回来。从台湾返榕后,1934年,他在《八大锤》中饰岳云,唐秀山饰金兀术,由福建省民众教育馆拍成无声电影,畅销海内外。
  林务夏9岁时被卖进旧赛乐,拜翁成坤为师。那时学戏花旦行最重要,凡是学戏的人,首先都要学花旦。当时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养子做花旦,挣粮几百担。所以,小务夏最初也是习旦行,他学艺是靠打屁股学会的。过去戏班一年到头到牛乡马里演出,到处演,到处走,为了生活四处奔波,到处搭班,到一个班一个样,一个人就得准备好几手,需要什么就拿什么。因此,过去很多出名的艺人都只活五、六十岁,有的三、四十岁就打了发票(报销了)!
  林务夏因嗓子先天条件欠佳,不适合旦行。少年性好动,闲时窥视师兄弟练武,乘师傅外出或午休之时,伙同艺徒,偷练武打,为武师林昂丁发现,于是改学武旦。在台湾演出,也颇受欢迎,只是满师了,在班里还只是跑跑龙套,演些次要角色。
  1935年,福州闽剧界联合成立“新古赛乐”班,行当基本齐全,只缺一名丑角。林务夏下决心专攻丑行。在新戏《贩棉纱》中,他饰阿三,这是个性格直爽,好打不平的人物,在行当上算是丑。他在表演中,突破文丑的表演程式,揉进了武生表演技巧。这出戏在福州演了数十场,很是轰动。他也因此在剧界和观众中扬名。《贩》剧是他第一出全本丑角戏,也是他的成名戏。他与师兄林赶山、唐秀山被观众誉为“闽剧三宝”。
  在连台本戏《白玉堂》中,他扮演山西雁徐良。这个人物的脸谱化妆属花脸,但又有超群武艺,惯用一把8斤半宝刀,性格侠义豪爽,语言讽刺滑稽,这又接近“ 三花”。再加上服装设计夸张,全身绣上飞雁。为了掌握人物思想,他在演出前还到书场听福州评话《白玉堂》。从头本到16本,前后演出长达8年之久,轰动了福州城!
  解放后,“三宝”不在同一个班,唐秀山在福州市复兴闽剧社、林赶山在福州市三赛乐闽剧团、林务夏在福州市四赛乐闽剧团。1954年,他们又同台合作演出《炼印》。林赶山饰杨传、林务夏饰李乙(见照二)、唐秀山先饰黄卞(属三花行当),后饰萧太师(属大花行当)。在省戏剧会演获奖后,赴上海参加华东区首届戏曲观摩大会。林赶山、林务夏均获演员一等奖;唐秀山饰黄卞获演员二等奖。华东会演时,萧太师由名净陈春利饰演。所以,相片中他们身着代表队制服,胸前佩戴着得奖勋章。
  在华东会演期间,由于代表队演员少,所以“闽剧三宝”及著名老生程道旺都参加《荔》剧扮演龙套。在“火殉”一场,龙套要站半个小时左右。有一次,唐秀山在台上想咳嗽,他小声地对林务夏说:“务夏弟,我想咳嗽。”林务夏轻声而风趣地说:“师兄,别开玩笑,你这一咳嗽,‘全国观众’(指全国性会演)都知道呀!”怎么办?富有演出经验的唐秀山偷偷让陈贻亮先生(著名戏剧家)暗中送上几粒‘人丹’,吞服后,坚持到终场,平安无事。
  会演归来后,他们留下了这张珍贵的相片,1955年正月又赴上海天马电影制版厂拍摄《炼印》。在摄影棚里,那场“喝酒设计”的戏,足足拍了有五百尺胶片。听说一个镜头拍这么长还是很少的。拍完后,导演晋响亭先生才说了声:“阿弥陀佛!”。
  1962年,老舍、曹禺、阳翰笙、田汉、张庚等五老来福州观看了林务夏主演的《贻顺哥烛蒂》后,第二天邀请林务夏一道上福州鼓山涌泉寺开座谈会。老舍先生赋诗一首:“十年尚忆钗头凤,今日欣看烛蒂哥。宜喜宜悲情更切,轻愁微笑漾春波。”诗中“十年尚忆钗头凤”句,指1952年首届全国戏曲观摩大会,老舍先生在北京观看了闽剧《钗头凤》。
  同年冬,郭沫若先生莅闽,在福州交际处礼堂观看福州闽剧院三团演出的3个折子戏:《牧羊子》、《界牌关》和《夜审》。林赶山老师在《牧》剧中饰老丞相(见照三)、唐秀山老师饰家院、二宝亦庄亦谐的精彩表演,郭老看后十分赏识,还上台与老艺术家握手祝贺。
  1986年,福建省闽剧名老艺人联合演出时,唐老和林务夏老师又一次联袂演出《贩马记》。“哭监”时,唐老饰衙役。当师弟林务夏念数板:“此人家住四川成都府褒凌县马头村…… ”唐老则用打更的竹管朝着师弟,作把对方的话装进竹管里模样。念了一段,唐老还将竹管往台上一挡,信口说道:“挡实丁点!”台下顿时发出一阵笑声。接着向总管回禀时,唐老刚说:“此……”突然停了,把竹管摇了几下,插科打诨地说:“头一句在底下,要抄上来。”就这两句临场抓哏,显示老艺术家深厚的艺术功力,观众被逗得捧腹大笑。唐老还在闽剧《鸡瓜山》中饰张勇,其中“赤膊骂奎”绝招。
  而今,“闽剧三宝”均已作古。林赶山于1985年病逝,享年78岁;林务夏于2002年病逝,享年89岁;唐秀山三年前喜迎百岁华诞,笔者还在《中国戏剧》发表一篇题为《著名闽剧表演艺术家唐秀山喜迎百岁华诞》。闽剧四百载,百岁第一人。叵料,2005年1月6日,唐秀山老师溘然长逝,享年一百岁。笔者借此文缅怀“ 三宝”,寄以哀思。
  
来源: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本版积分规则

林氏论坛全站停止发布内容。请加微信:biganlinshi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林氏宗亲网 ( 闽ICP备06002993号 ) - 大田茶叶网 - 大红袍 武夷山茶叶网 - 大红袍

GMT+8, 2021-9-19 04:21 , Processed in 0.496888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