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论坛(Lin.bigan.cn)

 找回密码
 注册林氏论坛会员
查看: 1094|回复: 0

1932年林森回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30 03: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32年林森回闽

有意而来无成而去
■泰尧文/图

  
  1932年10月3日至21日,适值“双十节”期间,刚担任国民政府主席的林森,撇下首次以“国家元首”的身份在南京参加各种庆典活动和繁忙应酬而不顾,匆忙回闽,先后到福州、厦门、漳州,历时半个多月。他对外公开表示,返乡只是为了“扫墓、祭祖、勘族谱和省视自身的生圹”,显然有悖常理。

  那是什么紧急的情事需要他不择时机亲自跑一趟呢?原来,驻闽绥靖公署主任蒋光鼐于9月27日命令十九路军补充旅扣押了民愤极大、集官匪于一身的省防军第一混成旅旅长陈国辉。福建省政府代主席方声涛见亲信被抓,在营救无效的情况下,急忙向老上司林森求援。林森与方声涛不仅是老乡,早年曾一起参加反清、反袁等斗争,因而林森只听方声涛的一面之词,9月28日晚乘火车离京,次日抵沪,10月1日乘班轮离开上海,回闽为陈国辉说情。

  10月3日中午,林森搭乘的万象轮抵达马尾。蒋光鼐、方声涛、国民党福建省指导委员会委员詹调元、陈乐三、王怀晋、陈联芬、甘沄,省府委员刘通、林知渊、何公敢、许显时,省财政厅代厅长史家麟,市公安局代局长王懋,全省水上公安局局长吴澍,海军马尾要港司令李孟斌,海军陆战队第一旅旅长杨廷英等前往迎接。林森在众人簇拥下,进马尾海军联欢社吃午饭;然后乘汽船由中洲岛登岸,到海军公所稍作休息,又与蒋光鼐、方声涛同乘汽车,赴水部海军俱乐部洗温泉澡;晚饭后,回仓山程埔头七星巷私邸安歇。

  4日上午,林森先后到省党指委会、绥靖公署、省政府视察;下午在峡兜乘船赴连江琯头青芝寺,查看自己的藏骨塔。1922年11月,林森曾被孙中山任命为福建省省长,由于福建总司令、军阀王永泉策动“倒林”,被迫于次年2月辞职。他退隐在青芝寺,感觉此地风水极佳,决定去世后安葬于此,且晚年自号青芝老人,别署百洞山人、啸余庐主人等,皆与此地有关联。

  5日上午,林森从琯头乘船沿乌龙江、淘江(今陶江),回到家乡尚干“林氏祠堂”祭祖和叙谈修订《淘江林氏族谱》,晚宿停泊在尚干渡头的船上。6日上午,他带领弟侄辈往刘屿里蝉山祭扫祖墓;下午应邀到位于乌龙江中一洲岛上的禄家观看闽剧,晚餐后,复乘船返回青芝寺。此间,曾有乡亲拜托林森为年轻人“在省城谋取一官半职,或在京城安插赕饭之地”。他劝导乡间子弟:“君子固穷,仕途多蹇”,“勿以宦途为荣,各宜趋重于工、商、农三途,足以解决经济生活”。

  林森用二三天时间就将公开的事务办妥,随即转入正题。7日,他召集蒋光鼐、方声涛、詹调元等福建省党政军首脑到青芝寺议事。在如何处置陈国辉的问题上,各方争执不下。当晚,林森由琯头乘船于8日晨4时抵魁岐渡头。早餐后,他登岸步行上鼓山。当天正好是“九九”重阳节,福州人素有登高习俗。在山上,林森又分别召见了蒋光鼐、方声涛,谈及省府改组、中央财政补助、政治修明、经济建设等问题。在谈及陈国辉问题时,林森表示:现既有控案在身,当然应依法办理;提议由省府、绥署、司法三方组织法庭审判,法官由三机关各推一人充任。此举用意显而易见,起码可为陈国辉留条活路,甚至可使其逃脱惩罚。蒋光鼐不便当面拒绝,托词回绥署商议。

  11日上午林森下山,由林知渊、王懋陪同驱车赴汤门外,在全市最高档的福州百合公司明园浴室泡温泉。中午,转洪山桥义新楼用餐。下午到梅亭祭扫胞弟墓,之后游览西禅寺。晚上回七星巷私邸,并订于13日乘船到厦门。12日上午,方声涛带领省府各委员谒见林森,并陪林森赴仓山洋洽虾蟆山游览。当晚,林森在仓前山史家麟私邸,设家宴与友人话别。由于海澄轮海上遇风,未按时开航,经方声涛恳留,林森遂决定换乘下一期班轮赴厦。14日上午,林森至城内泉山贡院游览古迹;晚上,出席闽侯归义里同乡会族亲在台江苍霞洲苍霞精舍安排的欢送宴席。

  16日上午,林森由私邸乘车抵中洲岛海军公所。蒋光鼐、方声涛、詹调元等送他到马尾港搭乘海宁轮。与林森同行的有,省府委员陈培琨、前福建电政管理局监督饶子和,以及族人林文炳(南靖县长)、林叔向(福建宁罗公路分局局长,后改任全省水上公安局代局长)、林志棠(前海军陆战队团长),还有因公赴厦的省党指委兼宣传部长甘沄和十九路军驻厦门办事处主任周醒南。林森此次赴厦,与所谓返乡“扫墓、祭祖、勘族谱和省视自身的生圹”更是风马牛不相及。为此,林森在出发前特地向记者表明:此次赴厦,是想会见漳厦海军警备司令林国赓等旧友,泉州或无暇去,拟到漳州看看;在厦、漳大约逗留三五日,即赴沪转京。实际上,他因为在福州就如何处置陈国辉的问题,与蒋光鼐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所以想到漳州争取十九路军总指挥蔡廷锴的支持。

  17日上午,林森抵达厦门,受到林国赓、十九路军参谋长黄强和参谋处长赵一肩、厦门大学校长林文庆,以及思明县党部、思明县政府、厦门市公安局、厦门水上公安分局的官员和各界代表欢迎,下榻位于大同路口、一个月前新开张的大千旅社。午后,他游览了南普陀和中山公园等。

  18日,林森风尘仆仆来到漳州,却扑了个空。蔡廷锴于林森离开福州的那天也离开漳州,正在龙岩适中指挥部队与红军作战。林森在十九路军总部白等大半天,19日回厦,下午参观集美;20日下午参观厦门大学,题词“乐育英才”、“清勤亲爱”。

  21日下午4时,他乘芝尼加拿轮离开厦门赴上海再转回南京,林国赓、陈培琨、甘沄以及思明县党部、思明县政府、厦门市公安局、厦门水上公安分局、高等法院第一分院等的官员和各界代表为其送行。令人玩味的是,十九路军总部甚至近在咫尺的十九路军驻厦门办事处均未派员前往送行。

  十九路军入闽后,为了争取民心尤其是侨心,决意为民除害,非杀陈国辉不可。因此,蒋光鼐对林森的调解虚与委蛇,蔡廷锴则借口前方战事吃紧,干脆远避不见。两个月后,蒋光鼐接任省政府主席才一个星期,即于12月23日处决了陈国辉。林森此次福建之行,并没有也无法达到其主要目的,最终办到的只有“扫墓、祭祖、勘族谱和省视自身的生圹”这几件事了。
来源:福州晚报

本版积分规则

林氏论坛全站停止发布内容。请加微信:biganlinshi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林氏宗亲网 ( 闽ICP备06002993号 ) - 大田茶叶网 - 大红袍 武夷山茶叶网 - 大红袍

GMT+8, 2021-9-19 04:24 , Processed in 0.477287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