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论坛(Lin.bigan.cn)

 找回密码
 注册林氏论坛会员
查看: 1742|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诗人1:林升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07-1-26 16:15:4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正序浏览 |阅读模式
林升,字梦屏,平阳(今属浙江)人。生卒年不详,大约生活在孝宗朝(1163—1189),是一位擅长诗文的士人。《西湖游览志余》录其诗一首。名诗有《题临安邸》。

题临安邸
林升
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汴州。

[注释]
1. 临安:南宋的京城,即今浙江省杭州市。
2. 邸:客栈、旅店。
3. 汴州:即汴梁(今河南省开封市),北宋京城。

[简析]

这是一首写在临安城一家旅店墙壁上的诗。

公元1126年,金人攻陷北宋首都汴梁,俘虏了徽宗、钦宗两个皇帝,中原国土全被金人侵占。赵构逃到江南,在临安即位,史称南宋。南宋小朝廷并没有接受北宋亡国的惨痛教训而发愤图强,当政者不思收复中原失地,只求苟且偏安,对外屈膝投降,对内残酷迫害岳飞等爱国人士;政治上腐败无能,达官显贵一味纵情声色,寻欢作乐。这首诗就是针对这种黑暗现实而作的,它倾吐了郁结在广大人民心头的义愤,也表达了诗人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深切忧虑。

诗的头两句“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抓住临安城的特征:重重叠叠的青山,鳞次栉比的楼台和无休止的轻歌曼舞,写出当年虚假的繁荣太平景象。

后两句“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是诗人进一步抒发自己的感概。“暖风”一语双关,既指自然界的春风,又指社会上淫靡之风。正是这股“暖风”把人们的头脑吹得如醉如迷,像喝醉了酒似的。“游人”不能理解为一般游客,它是特指那些忘了国难,苟且偷安,寻欢作乐的南宋统治阶级。诗中“熏”“醉”两字用得精妙无比,把那些纵情声色、祸国殃民的达官显贵的精神状态刻画得惟妙惟肖,跃然纸上。结尾“直把杭州作汴州”,是直斥南宋当局忘了国恨家仇,把临时苟安的杭州简直当作了故都汴州。辛辣的讽刺中蕴含着极大的愤怒和无穷的隐忧。

这首诗构思巧妙,措词精当:冷言冷语的讽刺,偏从热闹的场面写起;愤慨已极,却不作谩骂之语。确实是讽喻诗中的杰作。
2#
发表于 2007-1-26 16:55:18 | 只看该作者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汴州又称汴京(今河南开封)。公元九六○年,宋太祖赵匡胤在这里创建宋朝,到宋钦宗赵桓靖康元年,被金兵攻陷,北宋灭亡,其间一百六十多年,这里一直是北宋都城。

    北宋灭亡之后,宋高宗赵构在南方建立南宋政权,把临安(今浙江杭州) 做为都城,形成一个偏安的小朝廷。赵构任命大汉奸秦桧为宰相,采取投降主义政策,阴谋杀害了岳飞等抗金将领,对金人屈膝求和,称臣称侄,每年进贡大量黄金布帛,而且把淮河以北的广大土地拱手送给金朝。但这种丧权辱国、谄媚敌人的行为,并不能保证小朝廷的安全。一一六○年,金主完颜亮曾经动员大量兵马南侵。一一六一年冬天,宋将虞允文在采石矶打败完颜亮的侵略军。其时女真贵族统治集团发生内乱,完颜亮被杀,南侵的军事行动停止了,南宋王朝才得苟延残喘。但是,这个偏安的小朝廷始终不能振奋。宋端宗景炎元年,另一个敌国——元朝的蒙古军队攻破临安,南宋终于灭亡。林升的生平事迹不详,大约活动于一一八○年前后。这首诗题在临安旅店的墙壁上。这时候,南宋王朝在临安已经半个世纪了。这个统治集团中的主要人物,都是腐朽透顶的,他们忘记了北方的广大领土,忘记了国家民族的深重灾难,根本不想出师北伐,收复失地。他们一味在西湖的剩水残山之中, 歌舞宴饮,纸醉金迷,过着苟且偷安的生活。由于统治者的奢侈淫靡,杭州都市也呈现了虚假的繁荣。林升就针对这种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

    冷言冷语,却从热闹的场面写起。西湖是有名的风景区,有山有水,湖在群山环抱之中。要说湖,先说山,因为山上有别墅,湖上才多游艇,“山外青山”,青山之外还有青山,这倒不足为奇。“楼外楼”,楼台之外还有楼台,一排一排,雕梁画栋,这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这表明达官贵人真多, 也确实善于寻欢作乐。这句诗以句中重叠取胜,使人可以想象青山绿水之间, 一片金碧辉煌,楼台之中,到处轻歌曼舞。这种歌舞散发着糜烂之风,加深了国家民族的灾难。因而诗人斥责它:西湖这些歌舞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停上! 因为要停止了这种歌舞,改变了这种沉溺美酒女色的风气,人心才能振奋, 才能发愤图强。可是事实上是怎样的呢?“暖风熏得游人醉”。这里的游人, 主要是指在西湖山水之间享乐游逛的达官显宦。暖风:不但是指自然界的风, 而且夹着社会上的靡靡之风。这种风一吹,就把人们熏醉了:熏人的是和风暖日的气息,花木清香的气息,美酒佳肴[yáo]的气息,香脂喊粉的气息。一切都熏醉了,只追求官能的享受了,没有政治远见和事业雄心了。诗人这时说:“简直把杭州当成了汴州”!这是摇头轻蔑的冷语。

    都城本来应该在汴州。因为国破家亡,才在临安偏安度日。处于这种境地,作为南宋王朝来说,应该卧薪尝胆,以图收复失地,再回旧京,完全不是歌舞享乐的时候。现在把杭州当做汴州,安于这种偏安局面,于是靖康午间的耻辱被忘记了,北方的大好河山被忘记了,沦陷于异族的千百万中原人民被忘记了,收复失地的任务也被忘记了。风雨飘摇,危机四伏,却在心安理得地享乐。诗人这时对统治集团发出警告:当日的汴州,也就是由于统治者贪图享乐,不修军备,才落得被敌人攻陷、占领。如今,还不吸取教训, 又把杭州当做当年的汴州一样酣歌醉舞,也会落得个同样的结果。语重心长, 在讽刺中包含着极大的忧愁和愤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林氏论坛全站停止发布内容。请加微信:biganlinshi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林氏宗亲网 ( 闽ICP备06002993号 ) - 大田茶叶网 - 大红袍 武夷山茶叶网 - 大红袍

GMT+8, 2022-8-13 23:40 , Processed in 0.476410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